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赵国原来是刘国

想不到啊,赵国原来是刘国。你能不能说话,敢不敢说话,可不可以吃饭,这全看刘捂嘴们高不高兴,耍不耍流氓。刘捂嘴们要是说不,那么你在所谓的赵国,实际的刘国,便也白长了一张嘴巴。

财大气粗的任志强,该也是属于猛牛系列的吧?而今如何?被刘捂嘴们给捆得跟麻花似的,给“咚”地一声,丢在了文革墙下。曾经的任大炮,就此真的“哑火”了,在刘国连说话的地方都没了。

习总在俺们看来够强势的吧?再强势也不及刘捂嘴们强势。习总不过是有了四个字的口误,就被刘捂嘴们给整得“文革来了”似的,给涂抹得快面目全非。习总往后在刘国说话前,要多打腹稿啊。

秉笔直书的老作家铁流,只是揭批了一个刘捂嘴,就又被弄到黑牢里遭了许多的罪。走出牢门后,接着被困在了成都,不让他回北京的家,不让他看自己的孙子……刘捂嘴们的能量真是大过了天。

落笔成文的我曾以文为生十年,笔头最快时一个月写过一部长篇小说。家破人亡后,也快十年了,我在所谓的赵国,实际的刘国,在曾经互动频繁的传媒上,发表不了一个字。刘捂嘴们也真能捂。

作家是干什么的?作家不像你想的那么伟岸,作家和木匠、泥水匠一样,做的其实也就是一种手艺活,多是在文字的排列组合中,挣饭吃而已。无奈啊,捂嘴者说我不能吃饭,我就只能举债度日。

我妈九十高龄了,我闺女到今天恰好是两周岁。她们有没有饭吃,就全得看高高在上的刘捂嘴们高不高兴、再耍不耍流氓了。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就是想扛活养家,也得有扛活的力气啊。

……

人长了一张嘴,主要也就是用以吃饭和说话。谁知在所谓的赵国,实际的刘国,你能不能说话,敢不敢说话,可不可以吃饭,还要看捂嘴们的脸色。动辄不让人吃饭和说话的捂嘴们,真够下流的。

就拿这回的任志强被捂嘴、习总的被抹黑来说吧,能是个多大的事?以至刘捂嘴们要“总算逮着了”,竟下流操盘成这情形。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般该有的范在哪?

赵王说的不作数,王法说的不作数,只有刘捂嘴们说的、想的、要的,才是法脉准绳,那么这所谓的赵国,不是刘国又是什么?刘捂嘴你也就不用羞羞答答了,赶紧登基,让臣民山呼万岁就是嘛。

写于2016年3月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1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19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