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下流至极的刘云山们

所谓的党媒,实际的刘媒,在《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中,对任大炮发出威胁,说任“哑火,是迟早的事”。时隔数日,任就“哑火”了。党国的网信办,已关闭了任志强所有的微博帐号。

刘云山们是党国捂嘴队的统称。网信办与专业捂嘴的刘云山们,同穿一条连裆裤久矣,同属一个阵营,在公然违宪中一路裸奔。要说违法,再明显的违法,莫过于将宪法天天踩在脚下的刘云山们。

任志强仅只是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就成了刘云山们棋盘上的棋子,即遭致有组织的文革式批判,就被强行捂上了嘴巴。党国的特色由此也更是鲜明,谁的人生在变幻莫测中,都可能坐的是过山车。

我得知任志强的被封口,和看到观点之一“任志强们可以发牢骚,刘云山们也可以声讨任志强”,是在同一天。任志强们被捂着嘴,而刘云山们则在肆意借助广场效应。这之间完全没有对等可言。

下流至极的刘云山们,在党国遂“理所当然”成了所有辩论赛的冠军。刘云山们在口沫飞溅的雄辩中,说地球是方形的,地球就只能是方的。你反驳?你怕不怕下流的刘云山们将你的嘴巴缝起来?

宪法说,国人有言论自由;党的总书记说,共产党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目中既无宪法、也无党尊的刘云山们,有的只是权利的任性和下流。任志强“猖狂”吗?任的猖狂不及刘云山们之万一。

刘云山们的下流和猖狂,在这出闹剧中已演绎到了极致。党的总书记说“党媒姓党”,本就是刘云山们肆意践踏党媒之下,被逼出的一种无奈。刘云山们不思悔改,相反还要借题发挥,兴妖作乱。

要下流得将一众党媒,实际的刘媒,公然变作文革墙,贴满了各种大字报,将任志强给捆绑在墙下,日日进行批斗的同时,也自以为“技巧”地将习近平变作了陪绑的对象,要习也跟着遭受批斗。

下流至极的刘云山们,借风使船,借了任志强发的几句牢骚,借了党的总书记的一句口误,形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充分利用了旗下的阵地,人为制造“中国到了第二次文革的边缘”,意欲何为?

表面已被下流至极的刘云山们打趴下的是任志强,暗中想要给打趴下的是谁?“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刘云山们剑指的这个“谁”,究竟是谁?在反腐的风口浪尖,刘云山们何以张皇失措?

这出愈演愈烈的闹剧,既凸显了刘云山们的下流,也暴露了刘云山们惶恐中的意淫。在互联网时代,想借了棋盘上的一枚棋子,蔓延“文革又来了”的惶恐,玩儿暗度陈仓,这委实想得太过天真。

历史的车轮只会滚滚向前,不会因了魑魅魍魉下流的作派,就真的倒退到起点站。刘云山们暂能下流地捂住一些人的嘴巴,但休想捂住的是事实,是人心。有些清算,不是说施展下流就能逃避的。

任志强的被捂嘴,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只要下流至极的刘云山们还在横行不法,被下流所侵害的国人就还会增多。能下流得不让人吃饭的刘云山们,太卑鄙龌龊。下流在其是一贯的。

写于2016年2月29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1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16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