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反党要的什么底气?

北京日报旗下的千龙网日前发表了火药味十足的批判文章,题为《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以大字报似的措辞,就任志强对“党媒姓党”之不认同展开攻势,指斥党员任志强是“党性沦丧”。

千龙网在我遭受迫害之前,曾给我开过专栏,帮我发过不少文章。任志强早前“只替富人建房”,“屡放狂言”,当时我在新浪网为我开设的专栏里,也写过批评他的文字。今天我要为其鸣不平。

“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这般咄咄逼人的造句,文章的作者莫非是任志强肚里的蛔虫?深谙任有反党的小九九?任志强是党旗下的受益者,凭观点不同就指其反党,有失武断,是诛心之论。

退一万步说,即使任志强确系反党,又要的什么底气?又要谁来给他底气?党是什么?是放之四海皆标准的真理?是由神仙组成的,是一定不用纠偏的?党是什么恐怖组织?反党还需要人有底气?

既然展开批判,咄咄逼人欲将任志强一脚踩在反党的泥沼里,行文中就要让笔下的文字粗略经过大脑的过滤,多少讲点技术含量。而此批判文章,却具娱乐性,娱乐得让人想起文革时期的大字报。

指斥任志强“党性沦丧”,这无异于赞扬嘛,严重削弱了文章的批判性。党在方方面面不得人心,所谓党性,更多的是魔性和兽性。说任“党性沦丧”,岂不意味着批判对象任志强在向人性回归?

反对无自由,则赞同无意义。没人反对那不叫党,叫死党。反对是常态是必然。就是在邻近属概念下的种概念之间,也会存在全异关系,全异关系又分为矛盾关系和反对关系。反党要的什么底气?

党由肉体凡胎组成,而非由神仙组成。别说党已千错万错,就是党错得不算离谱,正常的胸怀也应该是直面了反党。有人反党,有利于党更全面地认识自我。抗拒反党,也无法将人人变作应声虫。

反党是瞭望,是鞭策,是促进,是良心的驱使,是社会责任感的一种体现,是不想让独裁党在信马由缰中,进一步危害自己的祖国和同胞……反党关乎责任,关乎自觉本能,关乎正气,无关底气。

这譬若你在大街上,被个自以为是的大块头不由分说踩住了脚趾头一样,你首先会出自本能地喊痛,觉得自己有责任让脚趾头不再遭罪,哪怕无力推开踩踏者,反对也是你的权利。反对不用底气。

而《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一文之作者,在文革式的批判中,所沿用的逻辑是:要反对莽汉继续踩着脚趾头,就首先要比对方长得人高马大,或是有一个会拳脚的后台。这是强忍思维的逻辑。

“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任志强与比比皆是反党的小网民相比,仿若高山之于沙砾。沙砾在反党要面对的履带面前,尚且无需谁给其以底气,高耸入云、快人快语的任志强又要谁给其底气?

反党说白了,就是反对党的某些做法。宪法赋予了国人自由表达反对的权利。“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标题制作得挺吓人。那么试问,谁又给了你抡起文革大棒的底气?反党要的什么底气?

写于2016年2月2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0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10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