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党媒咿咿呀呀的侍寝

党说,朕要在某时某刻操一下。姓党的党媒就赶紧把自己给脱得一丝不挂,就浪得不行,就在叫床时咿咿呀呀地由低渐高。这在党媒侍寝的专业术语中,既叫作前戏,又叫铺垫,同时也谓之发动。

党说,朕累了,让下人也歇了吧。姓党的党媒在咿咿呀呀的侍寝中,叫床声即由高渐低,后换了一种腔调,软声哼着催眠曲,宫里宫外遂昏昏欲睡。这在侍寝中叫弘扬主旋律,也叫喂食精神鸦片。

党说,朕今晚不行,喝得多了。姓党的党媒是一向乖巧的,知道不能让窗外的下人觉出党今晚不行,于是尽管党已疲软,党媒仍咿咿呀呀地叫得欢。这在党媒侍寝的专业术语中,叫作粉饰或掩盖。

党说,朕今晚也喝多了,可还是想尽兴一下,只是醉得有些分不清南北。姓党的党媒柔声道,没关系,臣妾来帮着皇上就是,在这,在这呢……这在党媒侍寝的专业术语中,叫作把握正确的导向。

党说,朕今晚想来得粗野些。姓党的党媒就一改往夜的温柔,不但叫床之声变得狂放,还在咿咿呀呀中诬称太监甲摸了她的奶子,太监乙捏了其大腿。这在党媒侍寝的专业术语中,叫作批判抹黑。

党说,朕要下人们懂得感恩。姓党的党媒在咿咿呀呀的侍寝中,就含泪声声感谢着党的临幸,并且时而提高声调说,要不是有党,太监和宫女会连饭都吃不上。这在侍寝的专业术语中叫歌功颂德。

党说,朕要让下人们都晓得朕特威猛。姓党的党媒就不辞劳苦,虽然党已酣然而睡,但党媒仍从熄灯之后直咿咿呀呀叫到天亮,一个劲说,大,真大。这在党媒侍寝的专业术语中,谓之人为拔高。

党说,爱妃的发动工作做得挺好,要进一步掀起高潮。姓党的党媒在咿咿呀呀的侍寝中,虽不知高潮是何滋味,却扮作高潮迭起,“丢了,丢了”地喊个不休。这在侍寝的专业术语中叫推波助澜。

写于2016年2月2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0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08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