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党天下还有什么不姓党?

普天之下,莫非党土。强调“党媒姓党”,实无必要。别说党媒生来就是党操的,即便非党操出的传播媒介,党也无一例外要一操再操,要挨个留下党的骚味。党是什么?党就是条发情的公狗,见了母猪都能看出是双眼皮,是丰乳肥臀,都忍不住要给操上一下。党天下还有什么是不姓党的?

国际互联网本是现代科技文明的产物,并非哪个党派的私产,淫威党却非要说互联网姓党,在党权的无限扩张中,硬是将互联网给操弄成了局域网,可以随意不让一些人在国内的网上言说,可以通过真理部日复一日地向全网发出这指令那指令。在国内的任何一个网站,你都能觉出党的淫威。

美女本是各自的爹妈所生,可因了通奸党的惯于淫人妻女,党天下的一些美女,这些年来好像也在陆续姓党了。党说你升迁就升迁,党说你上床就上床,职场的美女要是让党的书记给瞧上了,好像鲜有能逃得出魔掌的。有些姓党的女新闻主播,白天为党舔菊,晚上为党官侍寝,舔得辛苦啊。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此乃古人的说法。在党统管一切的党天下,别说发肤了,就连女人的子宫,都一概姓党了。党说你的子宫不能让精子着床,你的子宫也就不能让精子着床,否则就要假“社会抚养费”之名,动辄罚你个几万、几十万,罚得你倾家荡产,试看你的子宫还要不要姓党。

你的子女在户口本上是随你姓的,可你要是将子女送进了党开办的学校就读,那么对不起,你的子女进了校门,每天就成党的孝子贤孙了,就改姓党了。你的宝贝在学校早操时,总得举起小拳头向血旗发誓:“忠于党忠于祖国”。党比祖国还大,你作爹妈的算个啥?你孩子这辈子就姓党啦。

你以为你是成年人,你以为你的脑袋是扛在自个的双肩上,一直以来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错,只要你在党的食堂里端饭碗,你在很大程度上就身不由己姓党了。“党叫干啥就干啥”,这是党一再为你灌输的毒素。在党的眼里,你就是机器或木偶。党要你去作炮灰,你就得顺从地去当炮灰。

你家的祖屋几百年前就存在,不妙的是党打下了天下,那么这以后也对不起,你家的祖屋就此也跟着姓党了。党要拆了你家的祖屋,无非是买方定价,随便丢给你几个小钱。你嫌买卖不公?你敢端着架子不卖?你是不是也要在挨揍之后,再愤而跑到屋顶去自焚?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血腥强拆?

你以为你的双脚长在自个的腿上,是和你一个姓氏的?错,你的双脚其实也是姓党的,你要想进出国门,那全得看淫威党的是否乐意。党要是不乐意了,想出国的党能让你出不了国,想回国的党能让你回不了国,你就是想回国奔丧也不行。这国就是党的码头,码头上的粉尘都已跟着姓党了。

……

党天下还有什么不姓党?强调“党媒姓党”,全无必要,纯属多余。就是不强调“党媒姓党”,党操出来的党媒,也是和烂泥塘里的泥鳅一般,翻不了天的。也是和宫中的妃子一样,晓得自个的作用只是给党侍寝的。有了党媒咿咿呀呀的侍寝,党也就更加性欲旺盛,更加伟大、光荣和正确。

写于2016年2月2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0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08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