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共惨党是个什么党?

共惨党是个杀人党。杀人党自建党以来,杀人成性:杀地主、杀富农、杀资本家、杀抗日将士、杀右派、杀市民、杀学生、杀不同信仰者、杀维权人士、杀民主志士……杀人党在党外杀人盈野,在党内也杀人如蒿,例如整肃AB团时,就杀害过数千名红军官兵,并杀害了大量根据地的党团员。

共惨党是个骗子党。骗子党在野时舌灿莲花,有过种种蛊惑人心的政治宣言。比如“双十宣言”就公开承诺,说要“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实行人民民主制度,保障人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等项自由”,“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制度”……回头再看类似宣言,只是骗子党在进行政治诈骗。

共惨党是个谎言党。谎言党撒谎成性,就连“党的生日”也能因政治需要而撒谎;“亩产万斤”的大跃进时期,全国饿死几千万人,谎言党说“没有饿死过一个人”;六四屠城,杀学生杀市民,铁证如山,谎言党说“没死过一个人”;我儿被虐杀,谎言党党棍对记者说要“统一宣传口径”。

共惨党是个汉奸党。毛泽东曾说过要感谢日本人对中国的侵略。在倭寇大举犯华之时,汉奸党面对国难当头,不是以大局为重,而是拨打着自个的小算盘,极力扩充凶残的势力,对国民政府拉后腿,导致国军不时腹背受敌。汉奸党在欺骗宣传中污蔑国民党不抗日,真不尽心抗日的是汉奸党。

共惨党是个卖国党。与侵华日军眉来眼去不仅是一种汉奸行为,而且是一种卖国行为。卖国党坐收渔利之后,仍在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卖国。“新中国”的版图在逐步缩小,无它,盖因在卖国。一边对治下啼饥号寒充耳不闻,一边将大量民脂民膏白送给“友邦”,同样是在卖国。

共惨党是个整人党。靠了杀人和骗人起家的整人党,治国无方,整人有术,而且整出了固有的套路: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迫害成性的整人党,遑论迫害升斗小民,即便是党内高官也同样能往死里整,比如“开国元勋”的陆续被整死,比如党的总书记赵紫阳被软禁到死……

共惨党是个抢人党。抢人党在红军时期,就已是走到哪抢到哪,抢地主、抢富农、抢资本家……当时到处流窜的抢人党,要挪窝时把能带走的都带走了,带不走的,就用以收买人心,谓之“打土豪,分田地”。抢人党就是到现在也抢人不止,在官商勾结中四处抢房抢地,为此不时闹出人命。

共惨党是个吸血党。嗜血成性的吸血党不仅以各种名目公然掠夺民财,而且将粗大的吸管深深插进每一个家庭的心脏,通过人为强加百姓生存重负,疯狂吸取庶民的血汗。百姓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等等生之艰难中,以及名目繁多的各种罚款中,一步步被吸血党逼进了生存绝境的泥潭。

共惨党是个虐民党。虐民党将国家变成猪圈,让百姓只能像猪一般活着,为获得起码的生存要件而疲于奔命;虐民党任由为寻求公道的国民在无边的黑暗中耗尽余生,以各种法西斯手段对其雪上加霜;在虐民党治下,我无辜的儿子被有形的利刃杀害,我一家老小则在无形的利刃下被饿杀着。

共惨党是个赖账党。大肆掠夺民财并欠下了累累血债的赖账党,在作恶之后迄今不知道要怎么收场,也尚未表现出想要还债的意向。有些血债已经拖欠了多年,甚至拖欠了几十年,赖账党仍在一如既往地进行赖账。赖账党仗着自己站在舆论垄断的高坡上,对于能抵赖的罪恶,就百般的抵赖。

共惨党是个无耻党。在谴责如潮面前,成了众矢之的无耻党死猪不怕滚水烫,脸皮比城墙还要厚,一厢情愿自说自话,用“伟大、光荣、正确”的面具遮挡着鬼相,已是完全没有廉耻可言。在没有互联网之前,无耻党更多靠的是这两手:暴力加谎言。而今无耻党更多依赖的则是暴力加无耻。

共惨党是个贪腐党。社科院的《反腐倡廉蓝皮书》及各地暴露出的“塌方式腐败”,已力证了贪腐党所呈现的是全局性腐败。贪腐党中的贪官污吏,有的在贪腐金额上论亿,在重量上论吨。民间说:把科级以上干部全数拉去挨个枪毙,可能会冤枉一些人,但隔一个枪毙一个,必有漏网之鱼。

共惨党是个通奸党。周永康通奸、薄熙来通奸……通奸党的通奸丑闻层出不穷。江苏贪官周秀德记下了14本通奸日记,记录了和上百个女人通奸的感受;海南贪官李庆普则在保险柜内,“珍藏”了他嫖过、通奸过的236个女人的阴毛……通奸党明里玩的是马列主义,暗里却龌龊得男盗女娼。

共惨党是个裸官党。裸官党的许多子孙都持有外国护照;斯诺登暴称,裸官党高干在西方财产达4.8万亿美元;官方的统计数据说,裸官党治下的裸官有118万……裸官党成员一边喊着“爱国”,一边将子孙安置在“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国家,将贪腐所得转移到国外,计划随时脚底抹油。

共惨党是个犯贱党。犯贱党的“维稳”经费高于国防开支,“维稳”的结果是在找恨,找骂……“维稳”体系在利益的驱动下无恶不作,已异化成了利益集团,既掩盖问题,也无事生非地制造问题。为着“维稳”经费,群体性腐败不惜一再为党政四面树敌,长期不择手段地经营着受害者……

共惨党是个缺德党。缺德党在许多时候,就连起码的人性和道德都已不讲,但能年复一年乔文假醋讲“法治”,讲“廉政”……这些年来,对人性、道德、法治的践踏,莫过于“维稳”体系,而党站在责任链的末端,日久党也就成了缺德党。稍微讲点人性和道德,缺德党都不会是天怒人怨。

共惨党是个霸王党。霸王党在沐猴而冠之后,背信弃义,公然悖逆在野时的民主宣言,在独裁之路上一意孤行,一条道走到黑,在无德无能中霸占国家长达六十多年,给太多的国人带来了深重的苦难。霸王党强迫人民与之进行的只能是一锤子买卖,奉行的是占山为王、成王败寇的强盗逻辑。

共惨党是个魔鬼党。魔鬼党的太多做法不可理喻,无法得到合理的解释,在人类社会从而也不会得到理解、支持和认同。大抵只能这般思忖:共惨党是魔鬼转世,是受了撒旦的派遣专门来祸害中华的,否则怎会有抹不去的魔性和兽性?魔鬼党的灭亡,毫无悬念,无非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写于2016年2月19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0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06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