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赵国的“国家安全”

在赵国的语境里,“国家安全”指的是赵家的安全。赵国的精气神已是荡然无存,也全无国家正气可言。名义上的“国”,不过是魔窟在字面上好看些的粉饰罢了。族规上说的“人民当家做主”,对赵家的长工而言成了“纸上的权利”。这昏黑的“国”,说到底不是你我的,而只是赵家的。

赵国的“国家安全”,和赵家的长工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关乎的是赵家的身家性命,关乎的是赵家还能骑在长工的脖子上,骄横地拉屎拉尿、作威作福多长时间。当赵国将所谓的“国家安全”、“政治安全”当作重中之重时,说明赵家也是怕了。表面装得蛮自信的赵家,也有尿裤的时候。

在赵国树敌甚多的赵家,杯弓蛇影久矣。即便只是赵家的族人聚在祠堂内开个家族会议,赵家也往往要动辄调用数十万的安保力量,生怕“国家安全”在此际会发生意外;爱说话的长工要逃离赵国,赵家即以可能影响“国家安全”为由堵截。只是说说,竟俨然说没了面团捏的“国家安全”。

人格分裂的赵国,一方面将“国家安全”,实质上也就是赵家人的安全,当作了头等大事,一方面狗改不了吃屎,欲罢不能骑在长工的脖子上,一会儿拉屎,一会儿拉尿,依旧作威作福。赵家仗着传承了为匪过的血统,无改专横跋扈在赵国的痼疾。就是到现在,赵家人也并没有显见的收敛。

赵家认定了这死理:这赵国是俺赵家当年为匪时,硬是靠了杀人和骗人抢来的,那么这赵国,铁定世世代代就只能是赵家的。所谓“人民当家做主”,当时也就是随口一说而已,你们这些给赵家扛活的长工,还真将“纸上的权利”当真了?你们还真将自个当作赵家人了?呸!你们也配姓赵?

赵家当然明白饱遭压迫、凌辱、残害的长工们,对赵家心存了怎样的不满,所以对赵国的“国家安全”,片刻也不敢掉以轻心,稍有风吹草动,在赵家人的眼里看来,就可能会是风兵草甲。所以赵家向来是不惜血本,对赵家的护院给予经济上的润滑。赵家迄今未心肌梗赛,也称得上是奇迹。

赵家愚蠢地以为,越是肯打赏,就越是能确保赵国的“国家安全”,孰料恰恰适得其反。被赵家宠坏的大批打手,为得到更多的赏钱,在赵国可谓无恶不作,什么人都敢抓,什么人都敢整,什么人都要替赵家给得罪光。赵家在欺男霸女方面也是一贯的,赵家的本质,决定了赵家的恶习难改。

在赵国的语境里,所谓“危害国家安全”,有双重标准。比如赵家杀人、整人、抢人,就不算危害了赵国的“国家安全”,而要是长工们不甘于被杀戮、被掠夺、被压迫等等,就可能是“危害国家安全”;赵家绝人之后,以渴服马,对异见者家中老小实行饿杀,也是不危害“国家安全”的。

赵家横行赵国时,明火执仗制造了数不清的冤假错案,年复一年听任各种异姓者或饿死,或冻死,或悲愤寻死在皇城……在赵家人看来这不危及赵国的“国家安全”。赵家对异姓者夺泥燕口,时而带了数百、数千亿的民脂民膏,去舔洋人的屁眼,想是指望“友邦”确保赵国的“国家安全”。

2016年2月14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0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801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