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成魔的共匪

共匪成魔久矣,早在国难当头之时,共匪在嗜血中就已异化成魔。面对国破家亡,共匪不是协力抵御外侮,而是釜底抽薪,导致国民政府腹背受敌。抗战硝烟未散,共匪即将屠刀公然挥向了国军中的抗日将士。在极尽政治诈骗、杀人越货之能事后,红魔破卵倾巢,在白骨累累之上沐猴而冠。

共匪在成魔之路上,杀人成性:杀地主、杀富农、杀资本家、杀抗日将士、杀右派、杀市民、杀学生、杀不同信仰者、杀维权人士、杀民主志士……嗜杀成性的共匪,在这血雨腥风的几十年里,肆无忌惮将国家当成了魔鬼的殿堂。殷红的血旗,在尸山血海中,也早飘扬成了魔鬼祭出的旗幡。

成魔的共匪,形同传说中的吸血僵尸,始终无改嗜血的本性。共匪不仅穷凶极恶用刀枪杀人,而且将粗大的吸管深深地插进了每一个家庭的心脏,在吸血不止中,以不见血的方式杀人。共匪以“改革”的名义巧取豪夺,强加中国百姓以生存重负。国人在共匪的胯下,多半活得若负重的老牛。

成魔的共匪,在花样百出大肆掠夺民财后,一方面年深岁久对治下的啼饥号寒充耳不闻,一方面拿着掠夺所得在国际社会四处扮演“散财童子”,有大舔洋人屁眼的癖好,动辄将民脂民膏送出数百、数千亿。成魔的共匪,对外这般伪善地炫耀“崛起”,对内却邪恶得对老人、婴幼实行饿杀。

成魔的共匪,一边卖笑在花街柳巷,一边又大立牌坊,不时睁眼说瞎话,说这魔窟是“法治国家”。而“法治”的结果,是连自己制定的宪法,共匪都要旁若无人地踩在脚下。所谓的“法治”,是共匪杀人、整人、抢人等等,一概不是犯法,而治下庶民则左也是“犯法”,右也是“犯法”。

成魔的共匪,所繁衍出的大小魔头在贪腐金额上论亿,在重量上论吨,魑魅魍魉所制造的冤假错案不知凡几。成魔的共匪,一边故伎重演着“反腐”的大戏,一边任由腐败催生的冤民踣地呼天,迄今对张袂成阴的衔冤负屈者不闻不问。迫害成性的共匪,对天可怜见者也能雪上加霜施以迫害。

成魔的共匪,仿若二战时期的纳粹党,对有冤无处申的上访者,一直以来像犹太人一般对待。何止是北京的马家楼、久敬庄,有存在已久的集中营?整个国家在成魔的共匪操弄下,实质已然是一个硕大的集中营。成魔的共匪日日蛮横地把住国门,多少人因了共匪的变态,而无法逃离集中营。

无数血的事实充分说明,共匪就是魔鬼转世,是受了撒旦的派遣来祸害中华的。在成魔的共匪身上,你无法看到人之为人所该有的人性、道德及廉耻,而是固有的不可理喻,是膨胀的魔性和兽性。对成魔的共匪再抱有任何幻想,所能得到的都注定是幻灭。寄望什么,也寄望不得成魔的共匪。

2016年2月11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9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98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