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天朝有了怎样的“核心”?

天朝又见“核心”。天朝俨然走火入魔,一党独大还嫌不够,还要再有“核心”。党官似乎喜欢朝拜,在有“核心”之后,效忠之声不绝于耳,就只差没有五体投地、山呼万岁。“核心”不是一天炼成的,日后的“核心”会如何,不好说,在此只能就事论事,说说天朝有了怎样的“核心”。

给不了百姓一张纸巾的“核心”

凡是“核心”所说的话,都差不多像是从蜜罐里倒出来的,至于是否真能让你尝到甜头,真能从空中掉下一块馅饼,让你聊以充饥,则又另当别论。数以几千万计的冤民,在“核心”炼成的过程中,其生存情境并无明显改观。我在此过程中,也非但没有脱贫,反而是被明火执仗地人为致贫。

我是渴望皇恩浩荡的。那些在异国他乡拼死拦下“核心”座驾的冤民,也一样在渴望着皇恩浩荡。我不自量力,竟在万般无奈中会想到去向“核心”借钱过年,这“核心”的钱岂是我能借到的?我的眼角早就闪烁不出一朵泪花,我不需要纸巾。那些泪水滂沱的百姓呢,是否得到过一张纸巾?

也管束不了一众酷吏的“核心”

经文是好的,只是被歪嘴和尚们念歪了,这是天朝永恒的传说。“核心”的前任虽未戴上“核心”的桂冠,但实际的官阶就是“核心”。红帮和黑帮有一个极大的不同,即老大和老二居然会搞不掂一个老九。天朝城头的大王旗变换之后,也依旧如此,“核心”竟然到现在也没搞掂一众蟊贼。

歪嘴和尚们常常弄得“核心”灰头土脸。这到底是经文有问题,还是经文确真被歪嘴和尚们念歪了,也只有等到历史去解密。作为寻常百姓,也管不上皇城里头的那许多破事,只想着合法权益能少受一些侵犯。有了“核心”好啊,有了“核心”,再管束不了一众酷吏,那就更是说不过去了。

勤打土豪尚未分田地的“核心”

“核心”在炼成的过程中,拿下了一大群的贪官,这些贪官的贪腐所得,在金额上论亿,在重量上论吨,确实让人瞠目结舌,也确真大快人心了一阵子。可渐渐地,天朝的庶民就不那么快意了。取得了这般丰硕的反腐成果,既不见公布收缴的去向,也不见补偿了谁,这些银两都跑到哪去了?

贪官不是经营者,也并非生产单位,其贪墨所得在本质上都是民脂民膏,有鉴于此,有了丰厚的反腐收入,就该想到还财于民。再不行,就是党的腰包里装大头,庶民的腰包里装小头也行啊,怎么可以一毛不拔?过去打土豪也还讲个分田地,“核心”在炼成的过程中,怎么就不分田地了呢?

和杀人疑凶同朝为官的“核心”

贪官中官阶最高的,此前非魔头周永康莫属。“维稳沙皇”周永康何止是贪官?在其血腥维稳的十年间,其双手不知沾染了多少人民的血泪。厨子们在下厨时,竟然鬼使神差地浪费了周永康这样的一块好食材。光追究周永康的贪腐罪,让党替他兜着更严重的罪责,这让天朝少了多少的欢呼?

好在还有让人民由衷欢呼的机会。庙堂之上双手沾满人民血泪的,决不止于周永康,时间会证明这一点,历史也必将证明,目前的“核心”,现在其实是在和杀人疑凶同朝为官。正邪自古以来,就是冰炭不同炉。“核心”的这一方要是归属于正义序列,那么邪的那一方就会有人要偿还血债。

不想严惩冤案制造者的“核心”

但就目前情况看,上述的预期怕是要落空。别说划清界限,决不与杀人疑凶同朝为官了,“核心”在炼成的过程中,就连替冤民们出口气,严惩冤案制造者的气魄也没有拿出来。周永康无疑是个冤案制造者,但周的被囚和臭了大街,不是因为制造过冤案,而是因为手伸长了,是因为通奸……

天朝草民尚爱云十几岁的儿子因一起不是他犯下的杀人案被判有罪,并被执行死刑,这够冤枉了吧?这样的冤案制造者够令人痛恨了吧?但在“核心”炼成的过程中,这起冤案的26个共同制造者,只是受到了记过处分。这样的事“核心”也看得下去?唉,记过干嘛?干脆就对其罚酒三杯嘛。

想耳根清静不听妄议的“核心”

“核心”说得胸怀博大,说党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我当时差点就要到处找纸巾。可让人费解的是,“核心”所属的红帮,之后又自打嘴巴,居然又有了一条新的帮规,说是帮众们不能“妄议”帮内的中心地带。站在中心地带者,包括“核心”,都成圣人了?都成神仙了?“妄议”不得了?

我已经不是帮内的一员,我是“妄议”惯了的。但在我的饭碗又被下流地打破之后,我赫然发现,自己差不多就只能是在自个墙外的博客内“妄议”了,那些过去对我的文稿每篇必用的墙外“异议网站”,居然不时对我实行禁言。难道海外也有中宣部?难道墙外“异议网站”各有各的金主?

……

兴许是快要过年了,我仍被天朝的匪类逼在生存绝境泥潭的缘故,我忍不住对天朝又有了“核心”这样一件“新鲜事”,在不无激愤的运指如飞中,码下了这一堆的文字,这太浪费自己的脑力和心力了。写得未必客观,只是一孔之见。“核心”也有成长的过程,我乐见“核心”更好地成长。

写于2016年2月4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9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91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