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不让人吃饭的“共和国”

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共和国”,在方方面面就像是个大监狱,在有些层面,甚至阴毒得已连真实状态下的监狱都不如。你即便触犯了刑律,被关押在小监狱,狱方起码也还得给你饭吃,给你御寒的棉衣和棉被,以免你饿死或冻死在大墙之内。苟活大监狱,你倒有可能被活活冻死或是饿死。

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共和国”,在并无健全有效的社会保障制度的情形下,甩包袱甩得心急火燎,一夜之间,对无以数计的工人实行了下岗,有的人辛劳了大半生,在“买断工龄”中领到了一点糊口费,有的则是“净身出户”,自此在“共和国”内就只能是听天由命,就只能是自生自灭。

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共和国”,“共和”得暗无天日、冤声载道,“共和”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多少冤民在“法治国家”层层上告,遭遇的不但是层层包庇,而且是雪上加霜。有的冤民为寻求公道耗尽余生,穷困潦倒得雪夜只能露宿在皇城的小巷里,就那样被活活冻死。

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共和国”,时至今天也没有确真有效的养老机制,却还能公然禁止国民养儿防老,并且把算盘打得哗哗响,以至把算盘打进了女人的子宫里。只要你胆敢“超生”,计生部门就敢动辄罚你几万、几十万,罚得你倾家荡产,执法经济不顾你一家老小是会被冻死还是饿死。

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共和国”,多年来在巧取豪夺中,就这样由少数人对多数人予以伏击和歼灭。你在行文中对这种做法表达了不满,匪类就不光敢虐杀了你无辜的儿子,而且敢明目张胆地堵塞你所有的生存渠道,对你年复一年实行以渴服马,不让你吃饭,对你的一家老小公然实行饿杀。

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共和国”,不论城头的大王旗怎么变换,不论是日升日落、花开花谢,都还是狗改不了吃屎,都依旧要将迫害当作永恒不变的一大主题。迫害已成了模式化,那就是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所谓经济上拖垮,就是人为致贫,就是不让人吃饭,就是饿杀。

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共和国”,在强加百姓生存重负,疯狂展开血腥掠夺后,有财力在国际社会充当“散财童子”,有特殊癖好满世界去大舔洋人的屁眼,却“没有”能力和精力解民倒悬。“共和国”里的几十个百姓就得合力养一个“公仆”,你说要揭不开锅了,“公仆”全都装聋作哑。

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共和国”,在课本中,在各种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宣传中,将“黑暗的旧社会”以及“封建社会”说得一文不值,可实际状况却是将这国操弄得就连“黑暗的旧社会”和“封建社会”都不如。在不让人吃饭的“共和国”,形形色色的“反饥饿反迫害”风起云涌重演着。

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共和国”,再明白不过地向你诠释了什么叫“共和”。俺劫财有方,所以一切由俺来替你作主,这叫“共和”;俺吸血成性,将粗大的吸管深深地插进每一个家庭的心脏,吸血不止,这叫“共和”;俺可以随心所欲夺走或打破你的饭碗,不让你吃饭,这叫“共和”……

写于2016年1月2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8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84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