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向刘云山常委追讨表达权

廖梦君惨烈遇害后,广东省委宣传部的一纸通令,将《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采编好的稿件悉数给尘封。中央电视台的3个节目组随后主动与我联系过,要赴广东采访虐杀学子的惨案,结果没有一个节目组能成行。该台有节目主持后来透露,原因是选题一直在某处批不下来。

“某处”是何处?是真理部,当时的中宣部部长是刘云山。我无语。此前我在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过一部官场小说,上市仅半月即被悄然查禁,该出版社也被停业整顿过。我另一部即将出版的长篇小说因此被束之高阁。有出版社的编辑说,上面有发文,说是出版社对廖祖笙的书稿要严把关。

因了这事,中国作协有人专程飞到广州,用现金同我结算了那部小说的版税。来者说,作协的领导是蛤蟆的亲戚;来者说,我那部小说上市一周,北京街头就到处是盗版;真理部两次调阅了我那本小说,认定是“坏书”,于是查禁,于是对出版社进行整顿;以后写作要多弘扬主旋律,云云。

京城一家报社派出记者,几次奔赴佛山采访惨案,两次要将稿件上版,两度皆被卡壳。传媒噤若寒蝉,国内的热门论坛也不让我说话,我当时只能在我的新浪博客和搜狐博客上,凄苦地讲述着案件的“进展”。网友也由此见识过有人在三班倒删帖,一天能删帖上百次。两个博客先后被封删。

斗转星移,当时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已加官进爵,升任成了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在这九年多来,一个苦难的作家,一个只是希望当局善待苍生、重视民生的作家,在党国传媒一直以来也都发表不了一个字。宪法说,公民有言论自由,这九年多来,我在党国的言论自由体现在哪呢?

对一个以文为生的作家而言,写作收入就是他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他赡养老人、养育家小的全部经济基础。常在“伟大的墙”外看到真理部的这密令那密令,整个“传媒大国”仿佛只有一家报纸,一家电台,一家电视台。谁这么横行霸道,总在凌驾于宪法之上,甚而不让人吃饭?

我想问问曾经的中宣部部长,而今的主管意识形态的刘云山常委:宪法第35条,这些年来没被党国修改或删除,这是事实对吧?按照宪法之规定,人人都有言论自由,作家也有发表作品或是开博客的自由,对吧?我的新浪博客和搜狐博客哪去了?廖梦君惨烈遇害后,廖祖笙怎么就失业了呢?

我还想问问刘常委:你家有老人吗?你家有子女吗?你也举债度日吗?你也要吃喝拉撒,也要买米买菜,也要掏钱缴纳各种费用吗?有人逼得我在年关要向习近平主席借钱过年,向李克强总理讨要生存权,啥意思呢?谁掳走了一个作家的生存权?伟大的刘常委,能否帮我把表达权给要回来?

写于2016年1月25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8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81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