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向习近平先生借钱过年

习近平先生,你在福州担任市委书记时,我正半脱产就读于福建省电视台和福州大学联办的电视新闻大专班。当时的福州政清人和,我从不少市民以及同学们的谈吐中,从未听到过他们对你有任何的不满,相反是对你由衷的钦敬。对于你的过去,对于你在京的肯于担当,我都是抱有好感的。

你工作在福建时,因了写作上的机缘巧合,我当时和福建出版界、文联、作协、杂志社的一些师友,曾有过较多的接触,这些人在你或也都见过、认识。现在党国由你领航,在我多少觉得有些亲近。我们班当时上课和吃住都在省委党校,在潜意识里,我是在把你当作“校友”一般来看待的。

给你写这篇文字,在我实出无奈。我所有的生活渠道都被黑暗势力公然堵塞,被步步逼迫得穷困潦倒。年关已近,上有九旬老母、下有岁余小女的我,不知这个年究竟要怎么过。严冬中的闽西北,在近期变得格外的湿冷。看看窗外的一片枯黄,再看看嗷嗷待哺的小女,我觉出的是饥寒交迫。

我在家破人亡之前,曾以文为生十年。在写评论期间,通常是每周工作五个半天,因了稿费收入也还算是丰盈,当时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完全用不着为生活来源而发愁。而我儿子廖梦君死于有组织的谋杀之后,我的生活来源即被阻断,在党国再也没有了言说处,也再未发表过一个字。

我夫妇俩亲眼见过爱子刀口累累的尸体。可在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杀人的事只能“协商解决”。而所谓“协商解决”,是什么也没有解决。我夫妇俩当时在广东就已被整得债台高筑,在旷日持久的以渴服马中,这些年举债度日在我夫妇俩更是成其为常态。

我以文为生,被迫害之后,黑暗势力在暗中扣押着我的稿费;我外出工作,夫妇两家的亲友总被警方骚扰和惊吓,我年迈的母亲和岳母先后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我的饭碗也被下流地再给打碎;我想要做点小生意糊口,将住房交给法院去拍卖,时间已过年余,也还是再无下文……

习近平先生,换作是你,换作是任何一个政治局常委,被无休无止置于这样的境地,你们又会何以自处?“依法治国”啊“依法治国”,这暗无天日的九年多来,所谓“法治”又究竟体现在哪里呢?廖梦君惨烈遇害案本该公诉,但这九年多来却是杀人犯逍遥法外,遇害者亲属反被雪上加霜。

杀人不过头点地。我无非是希望党国善待苍生、重视民生,在写作中做了一个良知未泯的作家所该做的事而已,何以竟要以有形的利刃虐杀了我无辜的儿子不说,还要用无形的利刃,再这样虐杀着我一家老小?只要是人,都不会变态成这样啊。实施迫害的“公仆”,该有的人性和道德何在?

习近平先生,你知道泰宁是个景区,有些物价比一线城市还要贵。在这般以渴服马的迫害中,我每月向人借贷三千元,也只能是维持粗茶淡饭的生活水平。在我妻子怀孕、生产以及我的工作又被搞掉的过程中,我已陆续欠下了三万多元的债务。我不知道举债度日,在我夫妇俩何时是个尽头。

要过年了,虽然没有谁向我逼债,但在我总难免觉得过意不去。是的,再向亲友借贷,也同样能再解燃眉之急,但毕竟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习家当然也有一本难念的经,可终归会比底层的百姓好过一些。我向习先生借钱过年,更多的是想让先生了解有些百姓,面临的是怎样的生存情境。

那些一如既往在雪夜露宿在京城小巷里的衔冤负屈者,或许比廖家还要难捱。先生在主持党国事务后,在反腐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见的。但毕竟国家是一个整体,需要每个齿轮的协同运作,整个国家才能真正呈现出良性的运作。怎么让其它齿轮也正向运转,是先生所要去面对的课题。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接受非法命令者已非常之广。知子莫若父,我也一点一滴承受了非人的迫害,在这九年多来忍受了常人之所不能忍,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廖梦君会真的得不到告慰。我所迫切面临的问题,太容易解决,可我却还是被逼得要向习近平先生借钱过年。

它们何止是要逼得我向先生借钱过年?它们这般“看重”着我的写作能力,或想着应逼迫得我在悲愤中拍案而起,去批先生你,去批李总理……所以也就有了它们的急于把我逼回家乡,并对我有了一些凌辱和刺激。习近平先生,我的观察和判断是:政变压根就未消停,相反已是趋于公开化。

反腐让魑魅魍魉们心惊胆战,也更是陷于疯狂。在这样的非常时期,许多人都面临着凶险,先生也不例外。推行越多的利国利民之策,对先生及敢于担当的同道而言,就越是更好的保全。有些事情,在先生要当断则断,彷徨不得。先生承载着许许多多人的希望,在方方面面一定要注意安全。

扯远了,这篇文字的主题是在向习近平先生借钱过年。这些年来,我在阴毒的迫害中常常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在这样的暗夜,我也不知道究竟何时会天亮。所以,我想向习近平先生借五万元人民币,在除夕前还清三万多元的欠款,余款则用来再支撑些日子。我始终坚信一定会有天亮之时。

习先生,你的家中也有老人,你也有个女儿,我相信你能理解我的不揣冒昧和无奈。我写下的文字,皆会被多个地方打印下来,拿到放大镜下去细加研究,只要这些人中有一个忠诚于你,你就可以看到这篇文字。祝习近平先生全家春节愉快!祝苦难的国家可以在先生的引领下得到平稳过渡!

写于2016年1月2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7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79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