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荒废的中国

六四天网披露,大连市民董丛林的118吨废铁在十几年前被警务人员非法侵占,造成多年生意无法经营,由此踏上了漫漫上访路,换来的是被欺骗,被推诿,被先后5次拘留。前不久董丛林在北京府右街下跪并服毒,抢救无效撒手人寰。董丛林自杀前曾给属地的相关官员一共打过194个电话。

董丛林在北京自杀前,为解决问题不仅给“公仆”们打过这许多电话,而且在这十几年里不断逐级上访,可即便哀告到了“伟大的首都”,与其他的冤民一样,遭遇的无非是雪上加霜。董丛林于是变得万念俱灰,在死前留下了遗书,怆然道:“我告状无门,五星红旗下竟然没有地方讲理。”

呜呼,“五星红旗下竟然没有地方讲理”,这不但是一介冤民董丛林留下的生命的绝唱,而且是数不胜数的衔冤负屈者,在这个史无前例的黑暗王朝得出的一种普遍共识。董丛林就像枯黄的树叶般,不胜严寒的暴虐,在皇城永久地凋落了,而街市依然繁华,邪党依旧“伟大、光荣和正确”。

董丛林生不逢时,生在了这样一个“五星红旗下竟然没有地方讲理”的黑暗王朝,他的人生悲剧,在非人间只是黎民百姓万般苦难的冰山一角。他的辞世尽管尽显了非人间的悲惨,但在逃离魔窟迈向天国的路上,他走得一点也不孤单。寒来暑往,冤民群体中被吃人制度吞噬的男女大有人在。

“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这十几个字,在这个实质已荒废的国家,不知掩盖了多少的罪恶,拿走了多少的人命,玩残了多少冤民的余生。倘使真能做到“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那么天子脚下,这张袂成阴的冤民又何来?所谓“越级上访”又从何说起?

党委是虚设的,政府是虚设的,公安是虚设的,法院是虚设的……各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职能机构,一边年复一年大量耗费着民脂民膏,一边不约而同绘制着国家全面荒废的全景图。“五星红旗下竟然没有地方讲理”。殷红的五星红旗,确真是用鲜血染红的,血旗已沾染了太多人民的血泪。

我夫妇俩完全可以体会到董丛林们所感知到的悲凉,也亲见了这国家的一派荒废。廖梦君惨烈遇害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之后,我们找公安,公安要我们去找政府;我们找政府,政府要我们去找法院;我们找法院,法院要我们去找检察院;我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要我们去找公安……

是的,“五星红旗下竟然没有地方讲理”。在南海如此,在佛山如此,在广东如此,在北京如此,在异乡如此,在故乡如此……在一个早就已经变得彻底荒废的国家,不论你走到哪里,所能见到的不是真正以理服人,以德服人,而只是一些流氓嘴脸,霸王嘴脸,见识的只会是两脚兽的凶狂。

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在这个岁岁年年荒草蔓生的国家,早就不像是一个国家的标志或象征,而更像是魔鬼祭出的旗幡。还有脸说什么亡党亡国?“国之将兴,必有祯祥;国之将亡,必有妖孽”。长期为国贼国妖把持的党国,罪孽深重的党国,血债累累的党国,在人心中亡得已是够彻底了。

中国是荒废的,所以呈现出“五星红旗下竟然没有地方讲理”的景象,所以董丛林们只能用无可复制的生命做出悲愤的控诉。就是在八千人养一官员的汉朝,国家也未荒废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邪党治国,治出的是“五星红旗下竟然没有地方讲理”,却还能将国家给霸占着。

2016年1月18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7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74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