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争相“颠覆国家政权”

在“颠覆国家政权”、“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类的屎盆子满天飞的匪区,“强力部门”的“废寝忘食”,结出了丰硕的“劳动成果”:终于人为制造出了争相“颠覆国家政权”的景象,终于人尽皆知“国家政权”或许存在大问题。否则,普罗大众何以会趋之若鹜,争相“颠覆国家政权”?

被不由分说强加“颠覆国家政权”、“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的仁人志士,几乎已是遍及各阶层。有教授,有学者,有作家,有律师,有不同信仰者,有艺术家,有三轮车夫……再这般发展下去,争相“颠覆国家政权”的景象更是欣欣向荣。清道夫在扫街?或也有“颠覆国家政权”之嫌。

匪区是否真有“国家政权”,姑置不论。我们首先看看将这等屎盆子扔得满天飞,构成的心理暗示是什么:倘若“国家政权”当真精忠报国、情系苍生,就无疑会是万民拥戴,而不会冒出庞大的对立面。穹顶之下呈现出争相“颠覆国家政权”的景象,通常也意味着“国家政权”出了大问题。

“国家政权”出了什么大问题?以至“天下大乱”,人们无分高低贵贱,个个植发冲冠,前赴后继,要争相“颠覆国家政权”?“强力部门”不屑为你解答类似的疑问,只把相同的问号不停丢在你的桌面,要你自个琢磨。搅屎棍不停在搅动,于是即便你的嗅觉再迟钝,也终于嗅及恶臭连连。

你嗅及的只是恶臭吗?你同时嗅及的还是山雨欲来的气息。情不自禁从争相“颠覆国家政权”的景象,想到了史上即将改朝换代的情景。反腐让你的心头或多或少萌生过幻想,而善人、义人争相“颠覆国家政权”的景象,让你在幻灭之余,也自惭形秽,相形之下觉得自己未免缺乏社会担当。

你在抗争中曾以为自己形单影只,“强力部门”将一众善人和义人黑压压地推在你的面前,用无声的语言反复告诉你:亲,你这一路走来,并不孤单。你一向胆小如豆,抬头一看,他奶奶的,就连三轮车夫,就连女流之辈,都“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了,就此也气壮山河。

于是,法治更是掩面而泣,大墙之内更是人满为患,股市更是一蹶不起,庙堂更是人神共嫉,住持更是一筹莫展……你以为随着周永康的锒铛入狱,匪区再不存在政变这档子事,哪知道政变压根就没有消停过,政变相反已经是完全公开化。“依法治国”被一再摁在脚下,直给抽得眼冒金星。

“颠覆国家政权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是过去“反革命罪”的翻版。习惯忸怩作态的“强力部门”,以往多半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现在一反常态,直截了当,政治问题就政治化处理,连遮羞布都索性不再使用了。可见角斗场上的角斗,在巨变前夜当真是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用一堆棋子来将军,在博弈中要做到政治问题全都非政治化处理,殊为不易。走在抗争前列的知行先驱,不是善人,就是义人,本就不可能有多少道德瑕疵、经济问题等等,让“强力部门”有机可趁。而权力斗争的棋盘上,又迫切需要各色棋子,所以也就有了争相“颠覆国家政权”的景象。

2016年1月13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6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69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