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有关笔会的简复

您好!

笔会这段时间对我禁言的迹象同样十分明显。不仅如此,墙外有的“异议网站”过去对我的文稿每篇必用,在我的饭碗再被下流打破后,也变得一反常态,“奇怪”地对我的文稿已是长时间一篇不用。笔会成员面对类似“突发情况”愤愤不平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我想还是该以平常心去对待。

腰包鼓囊的夜魔似乎可以操弄一切。您在断言笔会“分裂”时,或许要将笔会可能被人为破坏的因素考虑在内。“独立作家”在窝里“厮打”得不可开交,这只会是亲痛仇快。我建议不必将笔会呈现的异常态势放在心上。笔会网站只是无数网站之一,互联网天大地大,何愁会找不到说话处?

在互联网时代,任何一个笔会成员都可以是自媒体。在海外的笔会成员,有能力的,还可遍地开花,试着创办别具一格的异见网站,方便自己言说的同时,也便以同道言说。说其实是改变不了什么的。夜魔的脸皮比城墙还厚,一向用两个字就抵消着一切。文字只是记录下了黑暗,如此而已。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行事风格。所以,请不要再来函要我去笔会的“议事厅”报到,也希望不会再有人来函要我缴纳会费。对于笔会的事,我一早就没准备去搅合,也完全不想去搅合,因而也没有反对或支持的意见可奉上,请理解,请海涵。该简复我会放在自己的博客上,也会发给博讯。

天冷了,夜凉如水时,要记着给自己多添一件寒衣。窗外夜色若墨,想到笔会的兄弟姐妹们,在这样的夜里,还在为笔会的事而闹心,还在为着争取表达权而“吵”得不可开交,我多少有些心情沉重。我们的敌人其实只有一个。我们在独立思考中实无必要如此分心,伤了战壕内曾有的和气。

夜是这般漫长,但天总是会亮的。笔会的事固然重要,可在黛黑的深夜,该也还有更重要的事,在等待着作家们去凝眸。迎接光明以外的,一概只是细枝末节。即使写了文章,全部都只能发在自个的博客内,这又如何呢?让自己成为光子,成了光明的一部分,就未曾辜负作家的才情和文思。

即此。祝好!祝笔会的兄弟姐妹们都好!

廖祖笙 敬上

2016年1月12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6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68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