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中央就是拿来“妄议”的

中央譬若指挥中心。倘若该中心是由神仙组成的,而非由肉体凡胎组成的,全不存在指挥失当,“妄议”自是多此一举。问题是,这个指挥系统常常出现短路,以至民不堪命,国已不国。这样的中央要是还不让人“妄议”,那么国家这艘大船在航行中就更是步步惊心,触礁的风险无处不在。

中央就是拿来“妄议”的。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民主国家的中央指挥系统,在做出任何重大决策之前,无一例外要听取众议院的“妄议”。专制国家尽管没有众议院,可在网络时代,指挥中心若真想尽量避免指挥失当,在七嘴八舌的“妄议”中发现问题,乐于纠偏,该也还是不难做到的。

“妄议”与否,见仁见智。有些“妄议”或可一笑了之,有些“妄议”务必加以高度重视。既然是中央,就该集中体现国家意志和人民意志,就承担着引领的重责,就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以免在领路中出现迷失。排斥“妄议”,这国成赵国了?赵家人以外就连“妄议”的资格都没有了?

“妄议”是宪法赋予给国人的自由和权利。无所谓“妄议”,也就无所谓使命的召唤,无所谓忠于国家和人民的中央,由此中央必须被“妄议”。中央高高在上,更该有高风亮节,更要有兼听不同意见的雅量。“妄议”是种瞭望,中央要做的是尊重善待瞭望者,而不是违宪不让人“妄议”。

在言路严重受阻的党天下,中央指挥系统有着太多的“灯下黑”。党国“建国”迄今,在方方面面总呈现出一团乱麻的景象,其中的一大缘由,就是指挥系统太自以为是,太缺乏听取和容忍“妄议”的雅量,从而让全民智慧也付诸东流。亡羊补牢,中央该鼓励“妄议”,而非阻吓“妄议”。

若真是不讳之朝,怕的什么“妄议”?齐威王治国,就非但不怕“妄议”,相反以奖励机制遍求“妄议”,颁令曰:“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上书谏寡人者,受中赏;能谤讥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朝野因此上书言事者众,齐国也得以群策群力,稳步走向大治。

直面“妄议”是职责所在。中央既然享受了全国各族人民的供奉,就有责任有义务为国人秉持公正。在国家基本处在荒废状态,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的年月,中央位处责任链末段,广遭“妄议”在所难免。有些“妄议”是谏言,有些“妄议”是问责。中央并无免于问责之特权。

国人都是国家的主人。宪法白纸黑字说,中国人民已经当家作主了。既然是主人,自然有权说话,“公仆”不能因为跻身在了中央,就搞得主仆不分,横行霸道得不让当家作主者说话。中央做不好,后果更严重,更是要“妄议”。“妄议”在一定程度上,或能避免权力中枢危害祖国和同胞。

有些事情不但要“妄议”,而且必在史书中被“妄议”千年。比如举国冤声载道,在霜雪漫天的严冬,不少哀告在“首善之都”的衔冤负屈者,因得不到一个起码的公道而耗尽余生,而穷困潦倒得夜夜露宿,而缺失该有的人道关怀。面对此情此景,中央竟能无动于衷。天晓得,这也叫中央。

2016年1月9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6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65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