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这样的救赎之路走不通

自我救赎下的唯一悬念

这个党在人心中已垮得十分彻底。借助反腐之类致力于自我救赎,唯一的悬念是党的躯壳还能存在多久,在救赎过程中,能否确实消解得了人们对这个党的鄙弃和憎恨,总体赢得国人的谅解,从而也像台湾的国民党一样,在痛定思痛转身之后,没有让党消亡,相反让党的生命之树得以常青。

当今之世,专制政体在世界格局中形单影只。不论是欧洲还是亚洲,民主风潮皆以风卷之势,在全球各地化及豚鱼,遍地开花。这国也不例外,宪政的种子已在石砾下萌芽,破土而出成长为参天之树,无非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这个党就是想要完成自我救赎,所剩的时间也已是匪朝伊夕。

铺垫稳定层的构成元素

自我救赎,是这个党在躯壳和名号上,于日后兴许还能存在的必由之路。而目前的救赎之路,完全未铺垫该有的稳定层,长此以往路面出现开裂和塌陷,在所难免。铺路者在浇铸水泥路面之前,会就地取材,以碎石、矿渣、砂砾等材料,先铺垫密实的稳定层。缺此必要工序,势必此路不通。

同理,这个党欲开通自我救赎之路,也不能偷工减料,也得铺垫相应的稳定层,唯其如此,方可保证道路向前延伸。而且在铺垫稳定层时,必须首先保证用料的合理,不能少了某些必备的元素。关键元素是什么?是补过、正气和人性。少了这三项构成元素,路面下不会存在真意义的稳定层。

手法单一的浅表式救赎

反腐尽管在国内外存在诸多争议,但也不失为这个党自我救赎方式的一种,只是手法太过单一,会出现“塌方式腐败”的根本问题也未真正触及,故此反腐虽弹奏得急管繁弦,对党进行的仅只是浅表式的救赎。要进行深层救赎,可一并践行的路数多矣,而玩家单好一口,三年来就玩个反腐。

抓完了这批贪官,怎么保证不冒出下一批贪官?问号面前,缺失答案。反腐推进到现在,是否真的已解民倒悬,是否让人心中对这个党的鄙弃和憎恨消减了分毫?答案是没有。缺乏补过、正气和人性三要素的浅表式救赎,与国人所能共度的蜜月期,爆表了也就是三年。三年后用什么来联欢?

表层救赎难消深重隐患

这个党何以要自我救赎?因为这个党自作孽不可活,在背信弃义中妄想“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于一手制造的体制弊端中,累积了太多的原罪。所谓救赎乃对原罪的救赎。党将已发生的权当不曾发生,既无债务担当,也无道德和人性担当,神憎鬼厌中,怎么可能完成得了真正的自我救赎?

不想加固基础设施,只想对摇摇欲坠的危房进行表层的修修补补,结果是夜夜提心吊胆地瑟缩在危墙之下。寒来暑往,鲜有补过、正气和人性可言,更无起码的人权、公平和公正,这样的救赎之路能走多远?恐惧和愤怒无处不在,满目是山雨欲来的景象。浅表式救赎,如何消解深重的隐患?

仰仗高压只会适得其反

这个党自个了然行至穷途末路,否则也就不会面向全民施以种种的高压,同时放任各种恶法的高频出台。问题是耍尽了高压手段,能否确实有助于实现党的自我救赎?四山五岳,嚼齶搥床,怨声载道。高压进一步凸显的是邪恶,逼出的是难耐。绳绷得紧了即易绷断,信奉高压好比剜肉成疮。

能更多争取时间的,不是高压,是怀柔,是推己及人的为政宽仁……亡党更大的威胁不在体制外部,而是潜伏在体制内部。在墙倒众人推面前,其实不难看出多数人为的高压,源于“自己人”的蓄意反做,公开拆台的迹象一向有目共见。党国譬若干燥季节中的一捆干柴,仰仗高压无异玩火。

救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墙头的大王旗早就换了一面了,反腐也敲锣打鼓地进行了三年,到现在不仅人心照样是一盘散沙,而且这架老旧的机器上,确在高效运转的,也就那么个齿轮。随后所能指望的,无非也就是军改,若军改之后还是没戏,也就必定不会有奇迹的发生。党的躯壳和名号,就只能到灰烬中去找寻。

悲观的情绪蔓延得有多广,从公门中有多少人在干事,即可看出。拿什么实现自我救赎?像以往一样,体制的框架纹风不动,一年到头剑拔弩张,一边玩着高压的把戏,一边还是不顾人民死活,各怀五日京兆之心,“能操一天算一天”?就以为这是在进行自我救赎?这样的救赎之路走不通。

2016年1月6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6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62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