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2015年——放僻淫佚又一年

回眸五味杂陈的2015年,在邪恶的瘴疠之地,我们一如既往,于枯枝败叶上看到的只是斑斑血泪,至少到现在尚未看到就要春暖花开的迹象。和以往一样,与正义和善良形成对峙的,不但有邪恶,而且有残酷。兽群肆意为非作歹在荒草间,照样是让人触目惊心。2015年——放僻淫佚又一年。

在过去的一年,尽管老旧的机器上总算有个齿轮一反常态,呈现出了高效的运转,但这似乎与彰善瘅恶无关。对荒野苍生而言,这架破败的机器在总体上,还是处在锈蚀和瘫痪的状态。被迫害的,依然如故在漫漫长夜中遭受着迫害。荒庙一派荒废若昨夜,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

纵然是云端大圣,对穷凶极恶的邪魔外祟,也束手无措,无法进行有效的约束。魑魅魍魉在漆黑的2015年,继续肆无忌惮地汹汹逼向荒野苍生,同时也以各种鬼蜮伎俩,将云霄间悍然推向绞刑架。在邪恶占据了上风的深山野墺,面临了凶险的不只是枯枝败叶,琪花瑶草也一样是面临了凶险。

放僻淫佚的2015年,凶相毕露的2015年,不仅有越来越多的仁人志士失去了自由和尊严,而且有的志士在血雨腥风中,就此失去了无可复制的生命。你甘愿作小服低,甘愿温顺得若羔羊,决不肯站立在邪恶的对立面,在乱序中你也未必就能幸免。但愿2015年的各种亡魂,在天国会得到安息。

放僻淫佚的2015年,希望破灭的2015年,有太多的荒野苍生被不断逼至峭壁深壑,茫然四顾,满目还是无边的黑暗。你总在翘首仰望,祈盼在茫茫夜色中可以望见一丝亮光,可哪怕是脖子都已经仰望得酸痛了,也还是望不见扶正黜邪的亮光。你等得花儿都谢了,在2015年你等来的还是幻灭。

放僻淫佚的2015年,血腥残暴的2015年,我和你共同见证了夜的狰狞。为着生存,这年我不得不又背起行囊向远方,我年迈的母亲在我离家不久,就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而两年前,我年迈的岳母也同样是在我奔波在外期间,“恰好”就被“人”用竹竿给绊到,被摔至大腿骨折。

放僻淫佚的2015年,卑鄙龌龊的2015年,我的饭碗又被下流地打碎,又过上了举债度日的老日子。我只是希望权力善待苍生、重视民生而已,就被搞得家破人亡,之后又不断被逼入绝境,兽群一门心思要我在贫病交加中死去。不只是在饿杀我,连我九旬的老母和岁余的小女也一并给饿杀着。

放僻淫佚的2015年,杯弓蛇影的2015年,我的窗外高高地挂起了一个监控探头。即便是在周永康无恶不作的年月里,我夫妇俩也不曾被这般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我的门旁刻画着侮辱我的字画,我的窗户玻璃上留有骇人的弹孔,我的窗外高挂着直对着我一家的监控探头……

放僻淫佚的2015年,万马齐暗的2015年,我能言说之处更少。墙外本就屈指可数的“异议网站”,有的先前对我的文稿每篇必用,这年在我的饭碗被打碎后,竟“奇怪”地变得一篇不用,对我实行禁言。铁丝网在哪都“可管可控”,“维稳”经费高于国防开支,还会有什么事是不能做到的?

……

放僻淫佚的2015年,没有什么事在荒野苍生而言,是可喜可贺的。苦难的延续,让人们有目共睹这黑暗的一年,同样不是内修形神、外攘邪恶的一年。尽管眼前黑暗无边,但这阻止不了我们在夜色中共同守望曙光的到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既是定律,也是常识。定律和常识不会更改。

2015年12月28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5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53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