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管霾需用党国绝招

即使“提头来见”,也还是解决不了雾霾污染的问题,这阴魂不散的雾霾,也太无法无天,太自以为是,太不给党国面子了。“上管天,下管地,中管生殖器”的党国,处处管得俯首弭耳,怎么可以节外生枝,单就管不住这区区的雾霾呢?管霾和管人如出一辙,管霾想来还是需用党国绝招。

以证管霾:党国以证管人经验丰富,这经验在管霾时宜充分借鉴。雾霾东游西荡,妄自尊大,在各大城市如入无人之境,真当党国无人乎?宜赶紧组织人去设卡,得好好查一查这到处瞎逛的雾霾,到底有没有身份证、暂住证、准生证……没证的雾霾,该关黑监狱的关监狱,该重罚的要重罚。

以房管霾:党国在以房管人方面经验丰富,这经验在管霾时宜充分借鉴。雾霾来去自如,在各大城市目前享受的还是免费居住,这样怎么阻止得了它们蜂拥入城?它们一无城市户口,二无房产证,怎么可以都赖在城里不走?必须对雾霾也大幅提高房价,没房可住的雾霾自然就只能住在乡下。

以业管霾:党国在以业管人方面经验丰富,这经验在管霾时宜充分借鉴。雾霾以何为业?靠何谋生?这必须赶紧派人去加以排查。在摸清了雾霾的生活来源之后,得坚决也敲掉雾霾的饭碗,用各种流氓手段阻断雾霾的生活来源,穷尽一切办法让雾霾就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把雾霾给逼死逼疯。

实名管霾:党国在实行实名制方面经验丰富,这经验在管霾时宜充分借鉴。各地的雾霾姓甚名谁,是男是女,是胖是瘦,年龄几何,家居何处,用的是真名还是假名,这些到现在还是一本糊涂账,这也就难怪没将雾霾给管服帖。得火速对雾霾也实行实名制,雾霾要进城,先让它们报上名来。

敌对管霾:党国挥舞“敌对势力”的利剑早舞得驾轻就熟,这经验在管霾时宜充分借鉴。从现在起,就熟能生巧开动一切能开动的宣传机器,众口一词、斩钉截铁地宣布:所有的雾霾都属于“敌对势力”。这样也一定会是万试万灵。雾霾一被指摘为“敌对势力”,在党国就不战而屈霾之兵。

筑墙管霾:党国在筑墙方面经验丰富,这经验在管霾时宜充分借鉴。“伟大的墙”将万箭齐发都给挡在了墙外,又岂会挡不住这区区的雾霾?赶紧再斥以巨资,再筑一道高墙,专门对付这讨厌的雾霾。这墙筑好之后,也不能一劳永逸,一样要不断升级,以严防雾霾可能会使用翻墙软件翻墙。

删除管霾:党国在删帖方面经验丰富,这经验在管霾时宜充分借鉴。网上不招党国待见、数不胜数的网文,只是喀嚓几下,即给删除得干干净净了,就不信这雾霾会删除不了。得让删帖的那帮伙计暂时就地转业,分分秒秒盯紧了删除键,由三班倒删帖,全部改成三班倒删霾,务必见霾就删。

水淹管霾:党国在组建网络水军方面已相对成熟,这经验在管霾时宜充分借鉴。雾霾何足为惧?只要党国也肯舍得倾倒哗啦啦的五毛硬币,以硬币构成的洪流,就必成势不可挡之势,转瞬就能淹得雾霾也落花流水,望风而逃。要一拥而上,对雾霾展开车轮战,熟练运用水军惯有的缠斗战术。

……

党国绝招远远不只这些,在此信手拈来如上高招,只是抛砖引玉,仅供相关方面在治霾管霾时加以参考。管霾和管人如出一辙,只要大家集思广益,顺着党国的管人绝招方面去多多寻思,就一定能战无不胜,不必“提头来见”,不必坐等老天爷刮起强风,就能夺得治霾管霾斗争的最后胜利。

写于2015年12月20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4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45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