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政坛悍匪”张德江示威

在狰狞的暗夜,我常不由忆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偶尔也会想到张德江,记起张德江的种种示威。“领衔主演”在广东期间,张德江向报人和作家示威,向维权农民示威,向“胡温新政”示威……在京主导立法工作之后,张德江又转而向港人示威,向全国人民示威,向“习李新政”示威……

广东本是改革开放的样板省份,在张德江主政后竟变得血雨腥风。不但“如狩猎一般血腥屠杀汕尾维权农民”,而且公然整肃媒体,抓记者,抓总编,以各种下流手段驱赶良知未泯的作家……在“政坛悍匪”张德江频频示威在广东期间,我一向品学兼优的儿子廖梦君也惨烈遇害在校园之内。

我夫妇俩有次进京上访,被广东的一群匪类扣押在京城广东大厦的大堂之内,时间长达近6个小时。等到张德江和李长春在大群保镖的前呼后拥中从楼上下来,才恍然大悟。我对妻说:“那不是张德江吗?”话音未落,我的嘴巴即被截访者给捂住了,并被他们给紧紧地抱住。妻当时也愣住了。

张德江和李长春走后,我夫妇俩又被截访者带到另外的一家宾馆,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彻夜守在房间的门外。是夜我整晚没合眼,眼前不时出现在广东大厦内所看到的张被保镖前呼后拥的情景。被扣押在这家宾馆时,我夫妇俩被禁止出门,就连想去宾馆的大堂内买点东西,也遭到野蛮禁止。

赴京上访,我夫妇俩一次次被广东当局当街绑架。在广东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我们找公安,公安要我们去找政府;我们找政府,政府要我们去找法院;我们找法院,法院要我们去找检察院;我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要我们去找公安……就这样我们渐渐被拖得山穷水尽,只能扛着党旗上街乞讨。

一个二十刚出头就已立功、入党的退伍军人,一个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的良心作家,在张德江的地盘上被整得家破人亡,扛着飘扬的党旗在闹市乞讨了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乞讨了数月,这让我真切地感受到“广东王”张德江,已然自立为王,已独立在党中央和“胡温新政”之外。

惨案发生后,我列出了近80个疑问,强烈要求广东当局给予书面释疑,当局在事实面前无言以对。奇怪的是,却有人在凯迪网贴出校方回复张德江问及乱收费,而我早已在网上公示过校方乱收费的照片。一个封疆大吏,面对惨案伴生的各种鬼鬼祟祟避而不问,仅问鸡毛蒜皮,实乃太过怪异。

广东的人权指数在张德江主政期间,呈现直线下滑,广东民间曾经酝酿过“驱张”运动。尽管张德江在仕途中已是留下了斑斑劣迹,但这丝毫也没有影响到他的官场发迹。张德江任副总理管交通不久,就发生了震惊中外的高铁惨案,在急于毁灭证据掩埋车头后,在车骸内仍找到活着的女孩。

在伤亡特别惨重面前,张德江未遭到该有的问责,进入全国人大主导立法工作后,依旧死性不改,又转而向港人示威,向全国人民示威,向“习李新政”示威……一系列恶法的出台,给中国的法治环境进一步蒙上了浓重的阴影。十几亿人被置于恶法之下的同时,也被置于张德江的淫威之下。

人所共知,习李接手的是个烂摊子,面对的也是千头万绪。张等好像唯恐天下不乱,生怕“习李新政”闲着,在反腐的紧要关头,非要对香港“连落三匣”,以各种奇葩行径百般刺激香港和台湾,从而将香港变成了一锅乱粥。你这不是摆明了在给新政添乱吗?这不摆明了是在向新君示威吗?

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介文人,我不会忘记在广东大厦看到的那一幕情景,我没有一众保镖可前呼后拥,我承认高高在上的张德江确实威猛。张德江以各种恶法向全国人民示威,向港人示威,战战兢兢在一系列恶法之下的中国人,除了更是感知到暴政的可怕,该也不会忘记张大人的威猛和可怕。

虽然人微言轻,但我仍善意地希望张德江能有好性情,能抖落“政坛悍匪”的雅号,以更温情的方式实现自我人生的进阶,而非一如血气方刚的小毛孩,在有生之年只是一味地惯于任性,惯于示威。党和国家领导人,不能成了党和国家祸害人,要甘于屈居人下,要乐于释放善意和锦上添花。

天下有一种威,叫作威而不猛,威而不露。雄鹰真正的威势,并不在于大大咧咧地张扬毛色,而在于虽歇翅在高枝之上,但能恰到好处地将双翼给收起,在居高临下中将目光放得更为长远。天下从来就不曾有过永久的威权。弄出一系列的恶法,危及着天下,危及的也必是自我的将来和子孙。

写于2015年12月1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4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43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