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一座毛骨悚然的疯人院

它们在国难当头时里通外国,与嗜血的红魔沆瀣一气,不择手段对民选政府进行釜底抽薪。它们对憨傻的愚民极尽政治诈骗之能事,说要“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废除封建剥削制度,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制度”……杀人无数,暴力颠覆了民选政府,它们即把这儿公然异化成了魔窟和疯人院。

在家国沦陷的这几十年里,苦难的人群不但有目共睹了它们的泯灭人性,张扬魔性,而且年复一年共同见证了它们的周期性抽风。各种权力疯子一个个上蹿下跳,呈现的也差不多是同样一种病症:有权就任性,有权就发疯。整个家园由此宛若一座疯人院,到处是鬼哭狼嚎,到处是人人自危。

这些权力疯子长期嗜血成性,将一根根粗大的吸管,深深插进了每一个家庭的心脏,在无尽的吸血之中,使得一个个家庭成员变得愁肠百结,弱不胜衣。它们在疯狂吸血之余,还要以各种名目杀人、整人和抢人,就连无辜的孩子也没有放过。它们祭出的旗幡上,从来就不曾缺过淋漓的鲜血。

它们快意于张牙舞爪,只想率性而为疯在当下,压根就没想过雁过留声。它们的视野中望不见将来,实质它们也不可能有将来。尽管它们所有的毛孔里都沾满了邪恶、残暴和血污,却还要狂躁地反复强调说,它们代表的是光明和正义,这魔窟和疯人院不能少了它们,否则会变得更阴森可怖。

这座毛骨悚然的疯人院,三天两头在疯癫状态中玩一种名叫“审判”的游戏,而所谓的“审判”,遵循的是这样的一种游戏规则:凡是属于权力疯子类别的,即便是杀人、整人和抢人,那也不能算是犯罪。而要是不属于权力疯子类别的,即便是在黑夜发了几声牢骚,也能被扣上吓人的罪名。

疯人院里的许多角落散落着森森白骨。这些白骨,有的来自于“自己撞死”,有的来自于“喝水死”、“害羞死”,有的是“自己跳楼”或“不慎坠楼”……这些死者的身上,多压着一块厚重的铁板,上面赫然写着“国家机密”。原来所谓的“国”,是座疯人院,是让一些人死得不明不白。

疯人院里的职位多为疯子而设。一众权力疯子在职位上疯狂得忘乎其形,挥舞着权杖凶相毕露,似乎不为别的,就为了在将来能够被无可非议地推上绞刑架。权力疯子们并不在乎来日是一种怎样的死法,在意的是手握权杖的时候,是否疯狂得过瘾。中风狂走,无它,为的是“过把瘾就死”。

在这样的一座魔窟和疯人院里,没有谁是真正安全的。有能力逃出魔窟和疯人院的,在心惊肉跳中早就举家逃走了。没有能力逃出的,则不得不立于危墙之下,在胆寒发竖和审丑疲劳中,一天天被迫目睹着权力疯子们的疯状。有些权力疯子了然时日无多,所以在疯人院里也就疯得更是可怕。

写于2015年12月15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3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40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