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是国,还是一魔窟?

在群魔乱舞的非人间,你我居然没有免于饥饿、免于恐惧的自由。窟中的魔鬼真够仁慈的,在你凄惨地死去之前,还不忘给你营造出某种幻象,坚称这个白骨累累的魔窟是“国”。原来所谓的“国”,是夜夜敲骨吸髓;原来所谓的“国”,是荒芜鹿戏,是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

原来所谓的“国”,是没完地展开伏击战和歼灭战,是少数人对多数人予以伏击并歼灭。撒旦派遣它们来歼灭黄种人。你在出生的时候,上学的时候,看病的时候,买房的时候,甚至在翘辫子的时候,都总是一不小心就进入了它们的伏击圈。由此生前死后,你都挣扎在贫困和恐惧的洞窟里。

原来所谓的“国”,是“被”字伴随了你一生。你打娘胎里出来,就被洞窟里的恶魔给盯上了。只要出生在“计划外”,你就只能让你的父母被罚得倾家荡产。这之后,你就“被”个没完——被洗脑、被运动、被吸血、被压迫、被凌辱、被“自杀”……你化作了骨灰,仍被吸得“死不起”。

原来所谓的“国”,是前后矛盾,自打嘴巴。你母亲要行使女人的生育权,洞窟里的恶魔管天管地,同时也兼管你母亲的子宫,口口声声说人口多。而当你恨不得能像一只飞蛾一般逃离这魔窟时,却惊见洞窟前总是蹲着一群拦路虎,以各种理由拦住了你的去路,这时它们又全然不嫌人口多。

原来所谓的“国”,是因人而异实行实名制。“你们”上网码字要实行实名制,出门坐车要实行实名制,买把菜刀要实行实名制,用个手机要实行实名制……“它们”贪腐不用实行实名制,包五奶、六奶不用实行实名制,杀人不用实行实名制,整人不用实行实名制,抢人不用实行实名制……

原来所谓的“国”,是杀人总能杀得冠冕堂皇。哪怕就算是白痴,也能看出那具具惨不忍睹的尸体是死于他杀或虐杀,洞窟里的它们却照样能指鹿为马,说那是“暴徒”,是“小偷”,是“爆破专家”,是“自己跳楼”或“不慎坠楼”,是“自己撞死”,是“喝水死”,是“躲猫猫死”……

原来所谓的“国”,是抢人总能抢得振振有词。你家的祖屋早在几百年前就存在,它们当时连个卵泡都不是,却非要说你家的祖屋用地是“国家的”。而所谓“国家的”,换言之也就是它们的。它们抢房抢地,即使背负了累累的血债都用不着偿命,你在反抗时误伤人命,法院一准不会闲着。

原来所谓的“国”,是拿了纳税人的钱,反过来欺负、凌辱、镇压纳税人。是雇佣黑压压的网络水军,在网上混淆视听,模糊认识;是安排人管看网上言说,三班倒删帖,只许谎言贯耳,不许真言留存;是雇人对要鸣冤的男女进行绑架和殴打;是组建“强拆部队”;是四处安装监控探头……

原来所谓的“国”,是蛇鼠一窝,是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是充当各种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是以赖账者的面目示人,是杀了就杀了、整了就整了、抢了就抢了,是百般经营着受害者,是雪上加霜,是宛若行尸走肉,是在霜雪漫天的日子,任由为追寻公道而耗尽余生的男女冻死在废都……

原来所谓的“国”,是以法律的名义,到处播种恐惧,像赶鸭子一般将匹夫匹妇推进黑牢。你发几条微博可能是有罪的,你转贴几篇网文可能是有罪的,“越级上访”可能是有罪的,给自己维权可能是有罪的,帮人辩护可能是有罪的……而它们就算是杀人、整人或抢人,那也一定是没罪的。

原来所谓的“国”,是故意模糊法与非法、罪与非罪,故意将如炉官法变作一个面团,一根橡皮筋,一碗胡辣汤……你少不更事,只是上树掏了几个鸟窝而已,就被法官大人法槌一敲,判刑十年。贪官贪墨几千万元,也判十年。你因生活所迫被判死刑,贪官富可敌国,害人无数,却能免死。

原来所谓的“国”,是没有免于饥饿的自由,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没有言论自由,同时也没有信仰自由。血淋淋的主义,尽管就连它们自个都已经不相信了,可它们表面还在装作坚信的样子,而且非要强迫你也坚信。你信点别的什么,它们就敢把你打入黑牢,并敢摘了你的器官拿去卖钱。

……

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窟,这个白骨累累的洞窟,这个血腥味十足的洞窟,是国还是一魔窟?答案虽在你我的心底,但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不算,只有它们说了才算。它们言之凿凿说魔窟是国。它们是什么?它们是天然的主宰,是唯一的经营者。它们经营有方,所以经营出了个“特色国”。

写于2015年12月1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3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36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