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用兽行和你“对话”“和解”

性情温和、主张和解的秦永敏先生,在“法治国家”前后坐了23年的黑牢,先后被非法抓捕、非法拘禁多达45次,仍矢志不渝致力于推动国家民主转型,一以贯之和风细雨的风范。只因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并写了些不痛不痒的文章,从今年的1月19日开始,秦永敏又被强迫失踪到现在。

日升日落长达十个多月了,秦永敏在这之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网上偶尔能看到寻找秦永敏的篇章。随着一纸“我局正在办理秦永敏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书面通知的流出,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理事长秦永敏的下落,人们大体知道了。秦又在黑牢中和他的对手们进行“对话”。

我因文惹祸,竟至苦心养育了16年的儿子被畜生设局虐杀。这九年多来,我寻寻觅觅,望穿秋水,日复一日寄望“国家政权”能为我惨烈遇害的孩子主持公道,可到今天为止,我还是不知道“国家政权”在哪。数目多达几千万计的冤民,该也同我一样,不知道“国家政权”究竟躲到哪去了。

强迫秦永敏夫妇失踪到现在的“我局”,或知道“国家政权”在哪,或干脆就以“国家政权”自居。秦永敏力主“全民和解”,讲求对话,这次被强迫失踪,在漫漫长夜中与“我局”对话到今天,不知是否已看到民主转型的曙光,抑或是解民倒悬的曙光。期待他出来时会给我们带来好消息。

我激扬文字,或也是在寻求对话。我明显比秦永敏要得少,只是希望当权者善待苍生,重视民生,没有谁真与我对话,只有杀手手执利刃和铁棒与我无辜的儿子对话;秦永敏要得更多,要的是权力的分享及对公权的监督,“我局”之类用怎样的兽行和他夫妇俩对话,目前人们大体是知道了。

人生苦短,人生能有几个23年?秦永敏在兽群的反复践踏下,在无法想象的黑暗中损耗了自己的23年,在两鬓飘霜之年,一波三折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伴侣,或连婚床都没有睡热,就又被“我局”给弄去“对话”并“和解”了,就连秦妻也没有放过。是人,都于心不忍,都做不出这样的事啊。

人与人之间要进行对话并和解是相对容易的;人与兽之间要进行对话并和解,则殊为不易,甚至可能性为零。羊群无法与狼群对话,角马群无法与鳄鱼对话……这些都是常识。忽略了某些常识,付出的往往就会是血与泪的代价。荒野上草食性动物的累累白骨,在诠释着猛兽法则的“和解”。

地表到处流淌着迷魂汤,夜色中四处扩散着这样的声音:就要天亮了,就要扬眉吐气了,就要形势大好了……可实际状况呢?还是险象环生,还是天昏地暗,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秦永敏是温和的,那许许多多被兽群以各种兽行弄得或失去自由,或家破人亡的知行先驱们,一样不失为温和。

夜魔的触角无处不在,墙外的“异议网站”也常对我的文字进行消音处理。和你一样,我帮不了秦永敏什么,写这篇文章无非是出自良心,尽自己的人事而已。我同时想对纯良的后生说:该干嘛干嘛去,别幻想对话与和解。用兽行和你“对话”、“和解”,这不是你和你的家庭所能承受的。

写于2015年11月2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2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21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