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党是刀把子的玩偶和工仔

党是什么?党是刀把子的玩偶和工仔。党推出了一个傀儡政府,横征暴敛,敲骨吸髓,可算盘打得哗哗响的结果,却只是在给刀把子打工,在分赃时,得乖乖把最大份额的红利给刀把子奉上。刀把子拿了高于国防开支的红利,明里为党效忠,暗里视党为玩偶,直玩得党心惊肉跳,灰头土脸。

党因为吃的是霸王餐,许多做法不得人心,所以一向也就没有什么安全感。刀把子早就拿捏准了党的七寸,在一步步尝到甜头后,就更是有恃无恐,向党公然收取巨额保护费。这保护费收着收着,就高过了国防开支。党说,这也未免收得太多了。刀把子说,不多,俺挺身而出保护党容易吗?

当然,“保护党”是内部的一种说法,对外则称之为“维稳”。这稳维着维着,非但不稳,反倒更是怨声载道,岌岌可危。党不乐意了,说给了你那许多的银两,怎么事情反而越弄越糟糕呢?刀把子罗列了一大堆几乎吓死党的理由,力证自己捉襟见肘,力不从心。党无二话,只得再掏腰包。

刀把子快乐地数着钞票,从容自若地看着窗外的狼烟四起,内心发笑:这样好,这样就更加有钱收,这样党就知道缺了俺刀把子,恐怕一天也活不了。俗话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刀把子却并不真把党交办的事情放在心上。党以为刀把子是在给其打工,殊不知自己却是在给刀把子打工。

杀人的事、抢人的事原本是归刀把子管的,刀把子常常要么就不管,要么就睁眼说瞎话。面对一具具惨烈遇害的尸体,刀把子旁顾左右指指点点:这个是“暴徒”,这个是“小偷”,这个是“爆炸专家”,这个是“跳楼自杀”,这个是“自己撞死”……一次次的草菅人命搞得人们怒火中烧。

愤怒的人们见刀把子是这般德行,转而寄望党和政府。党和政府知道刀把子那儿向来是针扎不进,水泼不进,在“能操一天是一天”当中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旦碰上人喊冤,就赶紧像鸵鸟一般把脑袋扎进了沙堆里。因为党站在了责任链的最末端,所以日久党也就变得更加的不得人心。

刀把子早料到党拿其没辙,于是越发骄横,酒后常翘着二郎腿,高声欢唱:俺的地盘俺作主,谁能将俺怎么的?吃饱了撑得慌的时候,刀把子就常装作在为党办事的样子,去村里村外随随便便就拿人,直弄得四面八方鸡飞狗跳。党以为刀把子干活卖力,岂料刀把子暗地里只是在把党当玩偶。

人群渐渐知道刀把子是指望不得的,党是指望不得的,在漫漫长夜,越来越多的人正一腔怒火地等待天亮。党见这情形,于是玩起了老鼠、蟑螂一起打,以图人心回归。谁都知道刀把子那儿老鼠、蟑螂最多,可党却只敢在那点到为止。党也是欺软怕硬的,生怕刀把子性起,会把党也给绑了。

写于2015年11月20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1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15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