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下流是黑夜的流行色

昨天,也就是我在文章中说及习王比任何一届的执掌重权者都更有担当的第二天,我的窗外挂起了一个摄像头。这个摄像头对着我的房门和楼道口。我进出房门的时候,能看见这个摄像头;我站在阳台上,坐在客厅或书房里,也都能看见这个摄像头。我在摄像头的注视下快乐幸福地生活着。

我在“国庆”的次日从异乡回到福建泰宁。回家当天,我看到工人正在施工,那根高高立起的铁杆,无声地在告诉我这儿将增设个摄像头。随后我又发觉我所在小区的门口,以及我祖屋的巷口,也竖起了一样的铁杆,意味着也要增设摄像头。不知什么原因,摄像头会在一个半月之后才挂上。

我不傻,只是在这种“国情”下不得不装傻。这些新增的摄像头,进一步印证了我过去的有些推测无误。我此前的老总在赴异地“见中央领导”后,对我的态度就有了明显的改变,我的月薪随后被减半,单位的摄像头也全部换成了高清的。我在摄像头的注视下,快乐幸福生活了不短的时日。

月薪被减半倒在其次。我们这宿舍的对门,就是同单位的女生宿舍。我们这宿舍是四居室,已住了三个男人,居然又搬进来了一个女生,硬是要搞成男女混居。这女的和我同在一个办公室,是做平面设计的,三十好几了没嫁人。过去她对我尊重有加,称我为“廖老师”,这次变得怪形怪状。

因催办工作上的事情,我给老姑娘挂了两个电话,这就被老总训了一通,说我想要“泡”她。我想说,廖某我品味独特,这座城市美女如云,我别人不泡,单想泡她;而她情有独钟,这把年纪了不嫁,就等着我泡她。结果还是把话咽了回去,我知道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删去了她的电话号码。

同宿舍的两个男同事,一个三天两头要去单位值夜班,一个经常出差,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因此这个男女混居的宿舍,多半孤男寡女只住着我和她。我在卫生间沐浴之时,她来敲门,说是有东西忘在了卫生间;她把钥匙日夜插在她的房门上;有时候,她甚至干脆就整夜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当然知道自己是种怎样的处境,为了应对这个坑,为了避免被打成“强奸犯”,我不得不让妻子抱着小女,千里迢迢过来陪伴了我月余。上班时委实遭罪,这个老姑娘这次竟然专职煲电话粥,半天时间能给几十个人打电话聊天,而且一概打的是免提电话,在这样的办公室我根本无法思考。

回到了故乡,再次过上了举债度日的老日子,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一些问题了,可在家才写下第一篇文章,次日一大早家里就来了两个国保。我夫妇俩早就白纸黑字,要求法院拍卖这套房子,法院却不接手,不知何因,银行也不再来说起还款的事。也没有谁问起过我家是否还有没有米下锅。

受到重创的老母亲,依然无法下地行走。我上有九旬老母,下有岁余小女,虽有落笔成文的写作能力,在被全面封杀中一个作家却根本无力养家。迫害我也就算了,连我的老母和小女也要迫害。古书上的绿林好汉,碰上我这状况的,通常都会放其一码,不会变相杀人,也不会对其进行饿杀。

作家廖祖笙在故乡福建泰宁生活得快乐又幸福。我进门时,会看到门旁刻画着侮辱我的字画;我走进厨房,总是不由自主地看到窗户玻璃上的弹孔;现在更是幸福又快乐,进出房门,在阳台上,在客厅,在书房,又都能看见那个新挂上的摄像头……我在摄像头的注视下,生活得幸福又快乐。

幕后的人急巴巴逼我回乡,要我写怎样的文章呢?要我像先前那样,口诛笔伐新的领导班子?我头天说习王比任何一届的执掌重权者都更有担当,次日就有人来挂这么个摄像头,啥意思呢?抱歉啊,让您等得焦躁了,让您等得失望了,我这人习惯了以我手写我心,违心评说“臣妾不会啊”。

我没有充当权力斗争棋子的义务,我也怕成为下一个张六毛。张六毛的“离奇死亡”,我从中看到的是一样的杀人手法,一样的掩盖套路,而其家属及律师见到的尸体情形,足见张六毛是死于虐杀。下流是黑夜的流行色,在这样的暗夜,谁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廖梦君或是张六毛。

我当年不过是希望当权者善待苍生,重视民生,结果我苦心养育了16年的儿子,就那样在广东被畜生给活活地虐杀了,之后我又不断被打破饭碗,一家老小被花样百出地摁在饿杀的边缘,窗外的夜色可真够下流的。下流是黑夜的流行色,你进出房门,也被摄像头注视吗?你一样幸福快乐吗?

写于2015年11月1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1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13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