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戈林、东条英机等涉贪并通奸

荒野上刮起了一阵劲风。风禾尽起时,一些双手沾满沦陷国人民血泪的甲级战犯,居然出人意外地被活捉了,亡国奴们为此曾经奔走相告,欢欣鼓舞,以为硝烟总算散去,自此可以作别了被杀戮、被掠夺、被迫害……谁知一觉醒来,又是南柯一梦。陌上风雨如晦,持续已久的二战并未结束。

戈林涉贪、通奸;博尔曼涉贪、通奸;东条英机涉贪、通奸;广田弘毅涉贪、通奸……高枝上悬挂的一堆大喇叭,对甲级战犯们整天数落的,就这些。亡国奴们不免感到腻烦,私下嘀咕:我不关心这些战犯是否涉贪和通奸,我真关心的是,这些战犯是否指使或直接参与了杀人、整人和抢人。

这些罪大恶极的战犯,对苦难的国家和人民发动了一场灭绝人性的战争,导致无数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搞笑至极,竟完全无视苦难的国家和人民在这场战争中所遭受的浩劫,未对一个甲级战犯处以绞刑,只是以贪腐罪轻判终身监禁。

而且不论是公开审判,还是秘密审判,这些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甲级战犯,竟都还能衣着光鲜,就连囚服都不用穿。他们在法庭上就像是在进行一次配合性的演出,有的“风度翩翩”,有的侃侃而谈……亡国奴们就纳闷了:怎不给这些甲级战犯配些轿夫呢?用轿子抬战犯出庭,岂不是更妙?

在一声“落轿”之后,法官大人在既有的脚本中,也同样可以一次次圆满完成类似配合性的演出。反正所谓的审判,走的不过就是个流程,反正究竟要怎么判也早已是内定的……不就是无视沦陷国人民的血泪,不就是给甲级战犯们治以贪腐罪吗?宣判过后,东条英机们照样好吃好喝去就是。

欧洲国际军事法庭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此等闹剧中,根本就只是傀儡,压根就不可能让正义在法庭上真正得到伸张。没有这些灭绝人性的甲级战犯,就没有沦陷国年深岁久的血雨腥风和暗无天日。杀人、整人和抢人尚且可以不当作一回事,戈林涉贪,东条英机涉贪……或是通奸算什么。

是谁主使并全面发动了这场战争?是谁在促动着周而复始的血腥掠夺?是谁在幕后推动大面积的迫害?是谁在指令对无辜的孩子下手,对无辜的老人下手?是谁下令可以活摘不同信仰者的器官卖钱?……类似的问号,年复一年在淌着血泪,却没有一个问号,在闹剧般的所谓审判中得到拉直。

戈林涉贪、通奸;博尔曼涉贪、通奸;东条英机涉贪、通奸;广田弘毅涉贪、通奸……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所谓宣判,不仅是对正义、人权和司法公正的再次藐视和嘲笑,而且是对无数冤魂们的又一次凶残杀戮。此等避重就轻的所谓宣判,所宣示的意义不外于此:纳粹犹在,二战尚未结束。

2015年6月18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25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560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骨盆裂开……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