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以“维稳”的名义政变

疯狂践踏法治的人权恶棍周永康已经倒台了,新一代的掌门人在致力推行法治和反腐。可种种的执法犯法,在新的气象面前,非但不见其收敛,反而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各种挟公权、“铲伦常”、“禽兽行”的血腥暴行,于“维稳”中此起彼伏连番上演。你因此所见到的,还是天昏地暗。

“胡温新政”时如此,“习李新政”时如此。形同纳粹、血腥味十足的暴力“维稳”,既置全民于胆寒发竖,也置党和国家于不义,置一届又一届的党国掌门于暴政的战车之上。“维稳”所实施的政治绑架,在今次也进行得一蹴而就,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即完成了对“新政”的严实绑架。

周永康以“维稳”的名义政变,此乃家至户晓。国人对“胡温新政”曾寄予过厚望,但随着淋漓的血泪在“维稳”铁蹄下的四处挥洒,“胡温新政”即变得灰头土脸,面目全非。一度展露过柔和色彩的“胡温新政”,终究不抵以“维稳”的名义政变,就那样脱身乏术,被绑上了暴政的战车。

已然也被绑在了暴政战车之上的“习李新政”,能否挣脱“维稳”的麻绳,以有效措施彻底粉碎以“维稳”的名义所实施的又一轮政变,这在目前而言还是一个未知数。周永康的余孽无处不在,大小周永康们“乱拳打死老师傅”的疯狂反扑,给换届后的“法治国家”,蒙上的是浓重的阴影。

政变未停止,政变在继续。在新一轮以“维稳”的名义公然实施的政变当中,危险的不只是无辜的黎民百姓,高枝上的执掌重权者也同样是险象环生,政局的剧烈动荡随时都可能发生。若不能拿出有效的反制措施,遑论“救党”、“救国”,能走下暴政的战车得以自救,就可算是额手称庆。

“维稳”是巧立名目掏空国库的把戏;“维稳”是争相啃食人血馒头的盛宴;“维稳”是专制魔兽挖坑自埋的蠢招;“维稳”是蠢党饮鸠止渴的表现……你原以为放任群体性腐败,就能让“红色江山”永固,岂料兽群贪得无厌,不但要以“维稳”的名义贪腐,而且要以“维稳”的名义政变。

无数血的事实已经反复证明,真正会对“红色江山”构成致命威胁的,不是反对派人士,不是维权群体,不是气功修炼者,不是持不同政见者……恰恰是门下养虎自毙的“维稳”怪兽。这一怪兽明面上汹汹扑向的是全民,暗中迂回扑向的是权力巅峰,使得黑暗统治的执政合法性已荡然无存。

“维稳”可能是压垮暴政的最后一根稻草。破局的方式有千种万种,而极有可能的一种,就是当整个社会已无可承受暴力“维稳”所强加的超负荷时,社会情绪在某种契机之下形成了一股排山倒海的洪流,决堤而下,一路摧枯拉朽,而后一切又重新开始洗牌,产生新的社会秩序和政治秩序。

以“维稳”的名义政变,算盘打得虽响,却无摘得梦中桃子的可能。将无辜的平民一再当作权斗棋盘上的棋子,这路数也太过残暴和邪恶,在道义上你首先就不可能站住脚。你以为在暗夜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天亮之后,所有的罪恶都会被暴晒在阳光之下。此恨绵绵无绝期,清算魔鬼会有时。

2015年5月21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23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532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骨盆裂开……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