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百姓问 党国答

百姓问:你们的那些蟹儿子和蟹孙子无法无天,无恶不作,光天化日之下又杀人了、又抢人了、又整人了……你们何时能行行好,把事情给管管?

党国答:俺们正忙于推行“法治”和“反腐”,而且要兼顾“深化改革”,忙着哪,所以现在仍然得一如既往,杀人的事不管,抢人的事不管……

百姓问:有些血债已拖欠了多年,甚至几十年,你们一方面自我标榜“伟大、光荣、正确”,一方面怎么可以就连欠下的一笔笔血债都不去清偿?

党国答:欠的多了,欠的又不是一年两年,欠的又不是一个两个。就是想还也还不起啊,于是索性也就杀了就杀了、整了就整了,抢了就抢了……

百姓问:党委是虚设的,政府是虚设的,公安是虚设的,法院是虚设的……就连信访也都是骗人的把戏!你们让百姓在暗无天日中何处去见光明?

党国答:俺们都在对此“加强党的领导”,而且表示要“畅通信访渠道”。“正常的渠道”深不见底,只是不让“越级上访”和“非法上访”……

百姓问:你们用“三骗胡同”糊弄衔冤负屈的百姓,而且把脸丢到了国外,丢到了联合国总部的门前,你们怎么可以就连脸面和国格都踩在脚下?

党国答:脸面和国格多少钱一斤?这有啥?在国内俺们有马家楼有久敬庄有黑监狱,在网上有高耸的“伟大的墙”,捂上眼睛就能装作看不到……

百姓问:言论、结社自由等等,是宪法赋予给百姓的合法权利,可在现实中百姓一旦行使这些权利就遭殃,你们怎么能连自己制订的宪法都践踏?

党国答:俺们明处也说要维护宪法的尊严,实际怎么做则又是另一码事了。连自己制订的宪法都践踏,就是要尔等明白那只不过是纸上的权利……

百姓问:乘车出行、使用电话、购买菜刀、网上言说等等,竟要实行实名制。怎么不见当官的贪腐、淫乱、杀人、抢人、整人等等也实行实名制?

党国答:这就是治人和治于人的区别所在。古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今有“公仆”贪得、淫得、杀得、抢得、整得,不必奇怪……

百姓问:人们普遍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谋不了职的问题久拖不决,何时能解?所谓“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体现在哪?

党国答:有这些事?国内传媒和网络,随处可见的是一片莺歌燕舞。俺们的GDP数据一直在“连年增长”,经济在“腾飞”,党国在“崛起”……

百姓问:你们在野时口口声声,说要“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建国”后却变成了“坚持党的领导”,你们怎么可以对国民背信弃义、食言而肥?

党国答:这不是背信弃义、食言而肥,而是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俺们有多达八个的举手党和拍手党,俺们向来都很民主……

2015年5月2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21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513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