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魔窟能拿什么“依法治国”?

在杀人都能用拙劣的谎言掩盖、抢人和整人都无需承担法律责任的“法治国家”,不时变换一种腔调,流于空谈“依法治国”,这对国民而言并无实际意义。当百姓的合法权益遭受不法侵犯,即使层层上告到“伟大的首都”,也换不来正义的法槌敲响时,这样的“法治国家”即无异于魔窟。

魔窟能拿什么“依法治国”?一党制下政法委和公检法本来就是一家子,并不存在有效的监督和制衡;在“维稳”经费高于国防开支之下,司法系统或公然沦为利益集团,或成了贪官污吏的帮凶和打手;本该“铁肩担道义”的媒体被戴上了口罩;独裁党干好干坏一个样,干和不干一个样……

这般情形,徒劳无功念叨“依法治国”,纵使庙堂中人嘴上念叨得长出了血泡,公平正义在挂羊头卖狗肉的“法治国家”,也仍然是无从实现。民愤在黑暗无边中,将会像是岩层下的地火一般继续蔓延;黑暗统治气数将尽的固有态势,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所谓“救党”,只能是黄粱一梦。

声势浩大的运动式“反腐”,固然在一时之间,为当局传播过虚假的希望,但在依旧狰狞的现实面前,伪反腐和伪法治不可避免地带给国民的只能是幻灭。杀人者仍可逍遥法外,受害者仍可被经营,两脚兽们仍可随意转动“执法”的魔方……不知这行的是什么法治,不知这反的是什么鸟腐。

“法治”和“反腐”是执政当局经常性向愚民捧出的一盆迷魂汤。而这盆迷魂汤一再捧出的结果,是让愚民一次又一次看到了党的无德无能。百姓大旱望云,渴望看到的是实质性的结果,而不总是纸上画出的一块大饼。民心不可欺,民心不可侮。空谈误国也误党,会导致民心的进一步流失。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先天宫记》曰:“五祖当教之日,值大元立国之初,法令未行,逆魔乱起……”党国“建国”至今,不是一年半载,而是60多个年头了,呈现的依然是“法令未行,逆魔乱起”的态势,何其可悲。一再的强调法治,恰恰凸显的正是法治的虚无。

“法令未行”的荒漠,对黎民百姓而言,内心不可能真正产生出该有的国家认同感,所谓“法治国家”也只能是个魔窟。“逆魔乱起”之下,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杀人没事、整人没事、抢人没事,这般局面无改,就是用纯金镶嵌了“依法治国”的招牌,也只能是观赏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魔窟能拿什么“依法治国”?在体制框架发生变化之前,作为一个执政党至少需要有起码的是非之心和廉耻之心,并有起码的了却旧账的意识。党的脸面已经是丢大了,不只丢在了“三骗胡同”,而且丢在了联合国总部的门前。杀人必须偿命,枉判理当反坐,依法治国至少得有这样的根基。

2015年4月28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20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509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