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审丑疲劳

政坛群丑换了一拨又一拨,你照例是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谋不了职……你若工蜂般挣扎穿梭在黛黑的荒野上,内心深处绵密涌动的总是挥之不去的审丑疲劳。工蜂尚能飞向百花盛开,你的人生却被锁定成了枯枝败叶。挣扎在这样的非人间,你已连苦命的工蜂都不如。

你心里蛰伏着热切的渴望:渴望阳光明媚,渴望莺歌燕舞,渴望枯枝再春,渴望正气氤氲……然而夜色苍茫,你能见到的永是无边的黑暗。荒野上并无哪座荒庙,能稀释得了你骨髓中浓稠的失望、鄙弃和憎恨。狼烟四起,凄凉依旧。荒野连年呈现的,是伪亲民、伪和谐、伪法治、伪反腐……

戏台上的唱腔不能说不高,戏台上的舞蹈动作也不能说不大,可类似一出又一出的戏剧,并没有真正给你带来感官上的愉悦,仅只是给你带来了审丑疲劳,你苦难的人生也未因此得到丝毫的改善。剪剪风高,黯黯魂销。荒庙里的杯酒戈矛,无关正义无关廉洁,关乎的仅是鲍鱼之肆的狗咬狗。

暗夜里的乌云压顶和血雨腥风,推撞着你满心的审丑疲劳,同时也在将问号不断拉长:就连杀人都可以一次次谎言欺世并不了了之,不知行的什么法治?寒来暑往就连杀人、抢人的事都没人管,不知反的什么鸟腐?缺失情系苍生之情怀,就这般不急不缓地演着,就能演出煦色韶光和向心力?

当真自信不会是“能操一天算一天”。荒野里的每一分苦痛都是真实而又具体的,要减轻荒野苍生忍耐已久的苦痛,重中之重是拿出行之有效的办法来,给随处可见的履汤蹈火坚定地划上句号,而不是继续形同僵尸或小丑,在种种令人腻味的演出中,一味只懂得去加剧荒野苍生的审丑疲劳。

你母亲在生养你时,你就是这世上无可复制的唯一,你原本也能像是房梁下的燕子或是劲风中的雄鹰一般,自由地扑动翅膀,成为自我生命的主宰。可一拨接一拨的政坛群丑,却总像霸王一般挡在你的面前,说它们才是你生命的主宰。它们主宰你的一切,包括主宰你的生死、贫富和毁誉……

它们主宰出了什么呢?它们在你天塌地陷时,无视甚至把玩着你的苦痛;它们在你呼天抢地时,个个像鸵鸟般将脑袋扎进了沙堆里;它们在你创巨痛深时,非但不能给你抚慰,相反狼狈为奸,雪上加霜……它们就是一窝蛇鼠,无德无能,迫你深味了审丑疲劳,还要说没有了群丑地球就不转。

毒蛇猛兽和政坛群丑所盘踞的荒野,有的只是白骨累累,以及太多的不公不义。又一个清明节就要到了,你一如既往没能盼来正义的法槌敲响,依然无法给惨烈而去的冤魂以该有的告慰。“复兴”从何说起?夜黑至此,能拿什么去“复兴”?在黑夜强加的审丑疲劳面前,唯坚忍能拥抱天亮。

写于2015年4月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18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482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