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败坏的党性滋养不出纯正的花香

毛泽东说:“一切主要的和重要的问题,都要先由党委讨论决定,再由政府执行。”党国一以贯之,处置“一切主要的和重要的问题”,走的总是毛泽东的老路。政府是什么呢?政府不过是党的傀儡与工具。所谓“人民政府”,在具体工作中体现的不是人民意志和国家意志,而乃党的意志。

既然“一切主要的和重要的问题,都要先由党委讨论决定,再由政府执行。”那么想保证不会产生偏差,就先须保证党的绝对正确并棋高一筹,同时也须保证党性永不产生败坏。可党委成员是人不是神,是人就难免会犯错。也无证据显示党委成员就一定比政府成员的IQ高,或是更像孔圣人。

由此可见这般处理问题的固有套路,明显存在着大问题。党是一个集合概念,党的品性由全体党员的所作所为而决定而构成。正因为此,在一党独大的党国,党性的构成元素不仅关乎一党形象和善恶,也直接关乎国家前程与百姓福祉。败坏的党性,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必然会是深重的苦难。

而党性败坏久矣。广场上的枪声响过之后,就更是败坏得自暴自弃,败坏得不讲廉耻,败坏得覆水难收……偌大的党国,在党性的持续败坏中,竟至已然沦为荒野和秀场。秀“代表”、秀“亲民”、秀“和谐”、秀“法治”、秀“反腐”……国人的苦痛,在此秀场内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减轻。

以“改革”的名义强加百姓生存重负,无尽掠夺人民;以“维稳”的名义助长行业性腐败,放任凶残的人权恶棍杀人、打人、整人、抓人、抢人;以局部正义掩盖全局邪恶,在“能操一天是一天”中形同僵尸,年深岁久无视人民的苦难……凡此种种,皆为违背党的宗旨、党性败坏的衍生物。

败坏的党性滋养不出纯正的花香。在令人愤愤不平的衍生物面前,国人所能闻到的是几近窒息的贪腐之气、邪恶之气、血腥之气、下流之气、匪类之气……唯独难于感受到的是沁人心脾的清香。张袂成阴的冤民呼天抢地至“伟大的首都”,竟感受不到国家正气的存在。国已不国,此之谓也。

无德无能,何以将有着悠久文明历史的古国给践踏得鸡飞狗跳、一地鸡毛?这不但要从体制上去找原因,而且要从败坏的党性上去找原因。欲使败坏的党性向善,仅驱动一个齿轮运转,这是远远不够的,别的齿轮也该有正向的运转。解决不了党性败坏的问题,就是想走新加坡模式也走不通。

无可否认,要重整积弊如山的烂摊子,需要假以时日,需要历经荆棘满途。但一个执政党若真想匡国济时,就该会遏止暴行繁衍,就该不再无视百姓的苦难,就该向国民释放更多的善意。向善或向恶只在一念间。“一念天地阔”,“一念堕尘中”。古训说:“立百福之基,只在一念慈祥。”

一国非一党己物,霸占国家是党性败坏的表征之一。唯有民主政治,能让人性分支中的党性得到最大限度的保鲜;唯有民主政治,能让国家和人民诀别黑暗,更真切地拥抱光明。败坏的党性却一如既往一条道走到黑,这便也意味着秀场内的夜色会继续笼罩。败坏的党性滋养不出纯正的花香。

写于2015年3月2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17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476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