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祸国殃民的“二会”

一年一度的“两会”,年年被党国网民讥称为“二会”。“二会”“二”至何等程度,从“二”性十足的提案中即可窥见一斑。独裁决定了麾下傀儡只能装“二”。倪萍说:“在大的会议上举手表决时,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或弃权过。”十几次参加过“二会”的申继兰,则从未投过反对票……

早在2007年,我就说过“二会”大戏可搞成三人唱。而今看来就是搞成三人唱,其实也是多余的。既然“二会”年复一年不外乎是走过场,不外乎是祸国殃民,不外乎是装“二”……那么毋宁干脆取消。在雾霾严重的帝都,年年几千号人扎堆口沫飞溅、哼哼哈哈,这委实不利于环保和养生。

而且也不利于推行反腐和厉行节约。弄几千号人年年这般吃吃喝喝,有时还得大把烧钱,用公款给代表们人手一份,送个笔记本电脑什么的,哼哈无期,国人所面临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等等,却迄今是无解,这也太白吃白喝白拿了,太祸国殃民了,太铺张浪费了……

若再算上动辄几十万人的安保大军开销,再加上各地政府所抛洒的截访开支,就算是巧立名目榨取了再多的民脂民膏,长此以往,也终归会有国库见空之时。把钱包扔进水里还能溅起水花。年年养这许多食客,养那许多陪吃陪喝的,居然就连“噗通”一声都听不到,这买卖党国做得亏大啦!

“二会”祸国不止于此,“二会”一定会是权力疯子们严重侵犯人权的高发时节,今年也不例外。有随便打人的,有胡乱绑人的,有关人黑监狱的,有扎人轮胎的……党国疯癫,殃民至此,搞得就像是个疯人院。这也太糟蹋党国的“法治”了,太不给党国做脸了,太凸显党国的无德无能了。

在我写作本文的次日就是妇女节,女访民的惨不忍言,在“伟大的墙”外仍被全球围观着。所谓节日,是“光鲜”者的,是装“二”者的。尽管种种非人间的景象,对与会傀儡来说不过是近在咫尺;尽管与会代表中,也不乏女性傀儡……可又有谁在会上,提及无边的黑暗,说起伊人的哀伤?

花开了又谢,草枯了又荣。祸国殃民的“二会”,一年一度敲锣打鼓如期召开。这和沦为亡国奴的你,有半毛钱的关系么?你莫名其妙被代表了之后,照例是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谋不了职,照例面对的是鳞次栉比的荒庙,照例是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

呜呼!我苦难的同胞,午夜梦回,你是否也觉得你的今生恍若一帘噩梦?是否也觉得形同置身在群魔乱舞的魔窟?你是唯一的,不可随意被代表的,而被代表却强加了你一年又一年。强行代表你的“二会”,予你几何?在你天塌地陷时,它给不了你支撑;在你泪雨滂沱时,它给不了你纸巾!

因了“二会”,我夫妇俩遭受过广东当局的当街绑架;因了“二会”,我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数年;因了“二会”,我年迈的岳母“蹊跷”被“人”用竹竿绊倒,摔至大腿骨折……渐渐的,我似乎也“学乖”了,向“二会”代表看齐,装“二”。怯问:这祸国殃民的“二会”,何年取消呢?

写于2015年3月7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15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457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