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周永康嫖娼,何时上央视认罪?

中纪委在通报周永康的“六宗罪”时,说到周“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近期的讲话中,也提及周永康“大搞权钱、权色交易”。所谓“钱色交易”,说白了也就是卖淫和嫖娼。我给钱,你给上,只要周有过这般性行为,即意味着周曾参与过嫖娼。

钱色交易、权色交易不同于寻常通奸。虽然媾合的双方同样是非婚关系,但通奸有可能是两情相悦,有着或深或浅的感情基础,虽也违背道德和伦理,但其间并不存在着买卖关系。而钱色交易、权色交易,说到底属于投桃报李的买卖行为。为权、钱而宽衣解带,在本质上扮演的乃娼妓角色。

在一个惯常逼良为娼的国度里,男人嫖娼本也算不得什么的,有卖方市场的存在,就会有买方市场的存在,更何况“食色性也”。问题是,这周永康在嫖娼时,并非黄冠草服,而是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司法单位热衷于抓嫖,岂料主管司法单位最大的头儿周永康,竟是老嫖客一个,何其讽刺。

既然公共决策总是在逼良为娼,那么嫖娼便也不太丢人,对罪大恶极的周而言更是细枝末节。周永康们贪得无厌,巧立名目年年将高达几千亿元的“维稳”经费化作泡影,在掏空国库的同时,一边为杀人犯张目,一边穷凶极恶迫害良善,并且图谋政变。嫖娼之于周永康,根本就是鸡毛蒜皮。

尽管同样是嫖客,可周永康一嫖再嫖,与薛蛮子闲时逛了窑子,竟大为不同。曾经的微博“大V”薛蛮子,因为爱说话,说的话又不太让当局觉得中听,就不仅进了局子,还给弄到央视上去“认罪”,人生就此变得一片灰暗。周永康虽然是个嫖娼惯犯,但虎威犹在,时至今天无需上央视认罪。

年逾八旬的老作家铁流因言获罪,一大把年纪了,只因写了些文章,又坐黑牢。还好,铁流先生管住了自己的裤腰带,不然有可能被弄到央视认罪;在生存绝境中苦苦挣扎的诗人王藏,只因自拍了一张让当局觉得讨厌的照片,被关至今。还好,王藏没有嫖娼,否则可能会是下一个薛蛮子……

区别所在还在于:草民薛蛮子嫖娼,只能是自掏腰包。贪官周永康嫖娼,极可能是在挥霍公款;薛蛮子的买欢对象只是花街柳巷的残花败柳,周永康的买欢对象却是金枝玉叶和社会名媛;薛蛮子嘿咻时,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介草民。周永康嫖娼时,应也还记得自己乃堂堂的中央政法委书记……

周永康嫖娼,相较于薛蛮子嫖娼,孰轻孰重,人所共知。但从无警察也拎着手铐,冲进周永康的淫窝抓嫖。薛蛮子六根未净,又爱添堵,不但要拘押在号子里,且要被押到电视上去再羞辱。如此区别对待,这摆明了就是相关方面在看人下菜,在欺负老百姓。周永康嫖得,薛蛮子怎就嫖不得?

人尽皆知薛蛮子等人被迫在央视认罪,是有人将央视当作了一种政治工具,是为了借此满足某种政治需要。而党国目前最紧迫的政治需要是什么呢?是反腐,是以儆效尤。既然有此政治需要,既然有嫖娼需上央视认罪的先例,既然周永康之嫖娼已是铁板钉钉,那么就该赶紧让周上央视认罪。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以及中宣部的掌柜们,有责任有义务积极配合中央的反腐工作,尽快安排央视记者去秦城监狱采访周永康,让周在电视上就嫖娼的问题,痛快认罪。也唯其如此,方显不偏不党、一视同仁,不会说是官官相护,只会欺负小百姓。

写于2015年1月2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311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419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