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周永康们还有什么好“自辩”的?

罪大恶极的周永康在“自辩”。在哪“自辩”呢?有趣,竟然是在海外“敌对势力”的网站上“自辩”。在那面“伟大的墙”越筑越高的年月,国内网民想要围观周永康们的“自辩”,那么首先就要懂得“翻墙”。这可是个技术活,网龄太短恐怕不行。在上网级别上,一般得是“骨灰级”。

原以为周永康这般级别的贪官酷吏,有了“自辩”的需要时,央视该会帮其搭个大讲台,将音量调至最大分贝,腾出几百个小时的专属时间,让其“自辩”个痛快。谁曾想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和有冤无处申的亡国奴一样,待遇相同,这实在是“委屈”周霸王了。

跑到海外“敌对势力”的网站“自辩”,这太对不起周曾依附的赤党,太对不起他过往的十年。“装逼”多年,在底裤掉出后却自贬身价,像个普通上访户一样跳到“敌对势力”的网站上去“自辩”,慌不择路啊。曾有的对“敌对势力”痛下杀手、不留余力的霸气和豪气呢?都到哪里去了?

无独有偶,薄熙来“落难”后也有类似“自辩”的文字,在海外“敌对势力”的网站上出笼。可叹的是,和周永康这回的“自辩”一样,哪怕国内有网民在“翻墙”上熟门熟路,总算围观了其“自辩”,对其真伪也难免存疑。周永康们在位时痴迷筑墙,岂料会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之日。

当然周永康在受审时,还能现出一次真身,还有“风度翩翩”,像狗血剧的主角般“自辩”的机会,而党国难道还怕了你周永康的“自辩”不成?党国研发了“微博直播”,技术过滤之下,你能“自辩”出个什么?再步其后尘咆哮公堂,叫嚣既不公开也不公正,管用吗?惊回首,为时已晚。

十年来作恶多端的周永康们,如同二战时期的纳粹一般,弄得民间冤声载道,搞得泱泱大国日益阴森,在其高高在上、为所欲为的日子里,遍地挖坑,总以为苦痛是属于别人的,何曾想过竟会有挖坑自埋的这一天。不用等到专制歇菜,对周的清算就已开始,正义的法槌就要敲响,苍天有眼。

周永康们还有什么好“自辩”的?赤膊上阵,前后充当暴政的总打手十年,却混到此境地,真萦绕在其心头的更多的会是悔不当初,真佩服这般悍匪还能夸夸其谈“自辩”。周永康们在异常黑暗的时节里干了什么,在众目昭彰中早已是百口莫辩,还“自辩”个什么,还有什么好“自辩”的?

周永康们权倾一时之际,不但对苦难的人民耍尽了各种流氓手段,而且对心系祖国的所谓海外“敌对势力”,也同样是耍尽了各种流氓手段,极尽污蔑、打压、摧毁之能事,从方方面面加剧了党国的离心离德。新政抓周,不止抓的是个贪官,而且抓的是个流氓。流氓还有什么好“自辩”的?

新政抓周,不止抓的是个贪官、流氓,而且抓的是个“装逼犯”。周永康在任期内开口闭口,就是党性原则、公平正义……实际却在为杀人犯张目,在“大搞权钱、权色交易,严重损害党和人民的事业”,在“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周的十年说穿了是“装逼”的十年。

周在“自辩”中欲漂白其政变图谋,然而漂白不了。周在任期内绞尽脑汁掏空国库,每年抱着几千亿元的“维稳”经费,疯狂铺展血腥“维稳”模式,将各类人群悍然推向党政对立面,居心叵测将“胡温新政”硬是演绎成了“胡温腥政”,后又传出对习李新政图谋不轨,周“自辩”个什么?

权利面前,人人平等,“自辩”固然是周永康们的权利。周永康们在抓瞎之后,病急乱投医,想到去海外“敌对势力”的网站上行使“自辩”的权利,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在其凶悍剥夺他人合法权利的时候,怎么就不想到自己的权利也有需要维护之时?莫非唯独周永康们,才是爹妈生养?

周永康们还有脸在“自辩”中说当局在“罗织罪名”。多少良心人士,不过是凭着良心做事和说话,就被或整得家破人亡,或随便给安个罪名,就给打入了黑牢。在罗织罪名制造冤案方面,周永康们实为无出其右。这回轮到周贼角色做了云泥之别的转换,深味了“自辩”的苦酒,滋味如何?

周永康们实质没有什么可“自辩”的。周永康们所干的那些事,不仅苍天看在眼里,体制内外的人同样一一看在眼里。就是将周永康们以任何罪名给枪毙一千次一万次,在其都是罪有应得,且不乏民意的普遍支持。“自辩”无改周铁定的下场。多行不义者落得遗臭万年下地狱,乃因果报应。

写于2015年1月25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311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416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