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剿匪不力

荒野惨象万千,源于剿匪不力。陌上匪患猖獗,非始今时今日,早在近百年前,就已匪盗称雄,不但兴妖作乱,而且杀人盈野。可怜庙中僧团,时值内忧外患,还得腹背受敌,以至剿匪不力,丢了袈裟庙宇,躲在孤岛自娱。匪盗鸠占鹊巢,自此沐猴而冠,说是立庙为公,却无修行之实。

及至黑朝末年,荒庙总算易主,乍看更有担当,扛出整肃大旗,似欲除暴安良。绑了悍匪门头,撂倒奸邪僧值……倒也耳目一新。荒庙早成匪窝,想要“向天再借五百年”,就非得自我展开清剿。名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禅堂之内须为荒野苍生作善降祥。梵宇高筑之地,岂可沦为匪窝?

荒野苍生更加痛恨的不是庙中野僧的伸手,真恨之入骨的是一众野僧虽披的是光鲜的袈裟,干的却是匪类的勾当。荒庙之内哪怕贯朽粟陈,也鲜用于救灾恤患,而是或用于庙堂演出,或用于输血异族。黄冠草服对庙中资产并无支配权和发言权,大小鼠辈食多食少,于僧团之外实则无关。

匪患告绝,在深受其害的荒野苍生计日以俟,然而翘首迄今,尚为剿匪不力。那庙仍然是杀人的事不管,抢人的事不管,还是荒庙一座,荒野苍生的主体地位在“除暴安良”中,也因此根本就无从体现。野僧们还是在频频进行血腥掠夺,庙内悍匪胡乱绑人的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既已摆出了这般“除暴安良”的架势,就再无中间路线可走,就不能只限于山头之争。如何有效祛除僧团中人此后贪欲横生以及匪性十足,禅堂之上理当给出一个让人相对满意的答案。若总是黑灯瞎火并剿匪不力,匹夫匹妇日久对荒庙的期待,想必也还是难免要转换成更加绝望和愤怒。

剿匪不力的后果是严重的。原先的那个僧团,因了剿匪不力,而今只能躲在一个孤岛上自娱。而今的这个僧团,在深恶痛绝中若还是剿匪不力,结果会走出什么棋局,这在天下人应该也不难想见。什么人在剿匪,此乃重中之重。陈独秀已有过先见之明:“若用匪剿匪,真是欺人之谈。”

写于2015年1月1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310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407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