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恶僧日记

2014年冬月N日 周一 阴

屈指算来,洒家被维那禅堂的管事囚入地窖已有年余。僧团煞有介事,命俺抚心自问违犯了哪些清规戒律。俺思前想后,觉得洒家既已虎落平阳,认命就是,忏悔个逑。从公德箱里扒出钱来据为己有,这不是洒家落难的起因,只是僧团扑咬俺的一个借口。禅堂上有哪片碧瓦,是绝无污痕的?

洒家的落难,乃作狗作得不彻底的缘故。若非洒家修为不够,一不小心显露了狼子野心,而一如既往对禅堂之上摇头摆尾,对庙门之外呲牙咧嘴,俺何至于此?俺照样会是威风八面的门头。要说心得,即:杀人是安全的,整人是安全的,抢人是安全的;作狗作得不彻底,则可能会是致命的。

2014年冬月N日 周二 阴转多云

敲锣打鼓“反伸手”又一年。在你也伸手俺也伸手的禅堂内,能伸手的不也照样在伸手?贾府门前的两尊石狮子或许是干净的,荒庙里却没有哪旮旯是纤尘不染的。僧团总是说的比唱的好听,说什么“老鼠蟑螂一起打”。这话或许能哄骗得了庙门外的一堆村哥里妇,又岂能哄骗得了俺洒家?

“打”到现在又如何?“打”到现在,不外乎是看人下菜。苍苔蠹壁的荒庙内,荒草照样没过了头顶,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假和尚披上袈裟后,有几个真在晨钟暮鼓中作善降祥了?真在乎荒野苍生的苦难了?僧团在方方面面邪恶依旧,品性并无显见的改善。

2014年冬月N日 周三 雨

敲锣打鼓的“反伸手”,只是个笑话和传说。杀人都能用蹩脚的谎言掩盖,抢人都能放任自流视若无睹,洒家等伸手算什么?淫人妻女算什么?在庙门外的荒草间,拨开累累的白骨,抹去遍布的血渍,同见伪僧团的罪孽。是故庙里便也只有权当庙外的种种不曾发生,替洒家等把罪孽给扛着。

这小小地窖囚得住洒家,囚不住俺的众多弟兄和门徒,瓦解不了改梁换柱的反庙集团。可惜当初俺没打出替天行道的旗号,不然俺兴许就得手了。悦众禅堂的同伙和一众武僧,还在照着俺过去的路数裸奔,搞得暴力与谎言进一步加剧。成、住、坏、空四个时期,已行至坏劫。僧团劫数未尽。

2014年冬月N日 周四 雪

昨日阴雨之后,地窖外又飘起了雪花。落进地窖里的雪花,俺仔细一看,但见那雪花上,一片片竟写着“可怜”二字。寒风卷进地窖一帘落叶,洒家拾起一看,就连这落叶上,居然写的也是“可怜”。可怜的仅只是庙门外衔冤负屈的妇人吗?可怜的同样有鹰犬。作狗作得不彻底,更是可怜。

庙外的香客岁岁年年给庙里进香,非但得不到庙内正气的守护,反而不时遭到僧团的压迫和残害,这固然可怜。一座庙宇非要将庙中的僧人化身为狗,这作狗的难道就不可怜?沦为恶犬者必遭恶报,只是时间早晚而已。为了一个饭碗几根骨头,得将自个的未来给典卖,这也实在是太可怜了。

2014年冬月N日 周五 雨夹雪

门头是硕鼠,僧值是硕鼠,殿主是硕鼠……这并不是这座荒庙的光荣,恰恰是这座荒庙的耻辱。这是一座怎样的荒庙?这是一座盛产犬类的荒庙,这是一座鼠患猖獗的荒庙……只要黑箱作业和荒野规则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纵使“老鼠蟑螂一起打”喊破了嗓子,也还会是老鼠蟑螂满地爬。

光有地窖是不够的。一座庙宇既然享受了香火的供奉,就该有晨钟暮鼓在敲响,就该向香客释放出起码的善意,就该至少做到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沉下来心为香客们作善降祥,而不能权当庙外的苦难并不曾发生,杀人的事不管,抢人的事不管……若邪恶依旧,所谓救庙,也只是做梦而已。

写于2014年12月29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308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389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