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所谓“依法治国”

所谓“依法治国”,就是有口无心止于说唱。“依法治国”的陈词滥调在荒庙里说唱得年深岁久,迄今说唱了出了什么呢?说唱出了仗权逞凶的两脚兽们杀人、整人、抢人竟一概无需承担法律责任,说唱出了伸手不见五指,说唱出了冤民张袂成阴,说唱出了楚囚相对,说唱出了国已不国……

所谓“依法治国”,就是守其一点不及其余。对“法治国家”的苦难百姓而言,白纸黑字、林林总总的法律条文,通常只是摆设,只是“纸上的权利”,许多时候就连生命安全、私有物权、法定自由都缺乏起码的保障。整个“法治国家”实则只剩一条必依的王法,那就是“坚持党的领导”。

所谓“依法治国”,就是旁若无人我行我素。制定规则的目的,本该是供大家共同去遵守。而“法治国家”制定规则、执行规则的那些人,却是自己首先就不愿意去遵守规则,而且总在没完没了地践踏规则,破坏规则。当法律对其有利时,也讲法律;法律对其不利,就转而讲政治讲强权……

所谓“依法治国”,就是公然实行匪治兽治。百姓不论是亲人被杀,还是家园被抢,哪怕逐级上告到了“天子脚下”,也讨不到一个起码的公道。“法治”至此,所能看到的是井冈山的作派,看不到半点法治的真髓。这么多年来,法治的阳光何在?长夜漫漫,荒野上尽见匪性和兽性的挥洒。

所谓“依法治国”,就是独断专行群体灭绝。宪法赋予国人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信仰自由……可“法治国家”的“执法者”们,每天都在凌驾于宪法之上。想要享有某些法定自由的国人,要么被党国弄得家破人亡,要么被打进了黑牢,要么逃亡海外……宪法的尊严在党国究竟体现在哪里?

所谓“依法治国”,就是暴戾恣睢刳胎焚夭。十几亿人的党国,存在某些观念上的碰撞,这本该成为常态,而且也为国家的根本大法所允许。可“法治国家”给予持不同政见者的,是什么呢?是要么杀其独子,要么断其肋骨,要么予以砍杀,要么百般构陷……人性都不讲了,怎会去讲法治?

所谓“依法治国”,就是夺人性命栽赃陷害。“法治国家”为打压异议令人发指到了何等境地,这在全球有目共睹。李旺阳、曹顺利、薛福顺、廖梦君等人的惨烈遇害,承载的不但是一个时代的极度黑暗,承载的也是法治之耻、国家之耻和民族之耻……连小孩都构陷的魔窟有何脸面谈法治?

所谓“依法治国”,就是以渴服马变相杀人。法律赋予每个公民以生存权,圣上说要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宰相说要确保人民群众有饭吃……可总在说唱“依法治国”的党国,却年年在给司法掌嘴,给圣上掌嘴,给宰相掌嘴……不法势力不但敢杀你的孩子,还敢敲掉你的饭碗。

所谓“依法治国”,就是尸位素餐束手坐视。贪腐、淫乱、杀人、整人、抢人等等,在“法治国家”俨然成了某些“公仆”罪恶人生中的主旋律。“公仆”济济,对百姓而言真在管事的有几人?在凡事习惯于交给警察、武警、城管、五毛去打理的年月,法律条文中也好像早就没有了渎职罪。

所谓“依法治国”,就是信手拈来鸿鳦满纸。真意义上的法治,本该法出一门,本该就得像是宋时官铸的铜钱一样,版版须是六十四,不得有随意的增减。可“法治国家”的“依法治国”是什么呢?是面团,是橡皮筋,是胡辣汤……一回回恶法的悍然出台饱受争议,也鲜明地佐证了这一点。

……

无需再一一例举下去了,再例举下去,只怕顽石闻及“依法治国”,也得怆然泪下。在过去的岁月里,国已不国的亡国奴们,已真确地见识了所谓的“依法治国”,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货色。而今荒庙之内老调重弹,再次强调要“依法治国”。再三的强调,恰恰印证的难道不正是一再的失落?

仍然是这样的一种体制框架,仍然是干好干坏一个样,干和不干一个样,仍然是缺失有效的权力制衡与监督,我不知道庙堂之上究竟能拿什么去“依法治国”。光拿嘴皮子去“依法治国”吗?“依法治国”毕竟不是唱大戏,止于说唱的“依法治国”,对苦难的百姓而言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

只要是魂魄还落在井冈山上,一党制下就只会有无耻公权对法治精神的无尽践踏,而绝不会有什么真意义的“依法治国”。好在权力会敷衍你,而历史前行的轨迹并不会敷衍你。总有一天,某些罪大恶极的“公仆”和“执法者”会受到该有的审判。那就是拨云见日,那就是真正的依法治国。

写于2014年11月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303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336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摆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