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夜幕下的逞凶和守望

81岁的老作家铁流被“寻衅滋事”;持不同政见的维族学者伊力哈木被判无期徒刑;浦志强、唐荆陵等良心律师陆续被抓;被人大“连落三闸”的香港群情激愤,想要普选的学生和市民被暴力镇压;诉告无门的冤民依然不见天日;到处是两脚兽们的血腥掠夺,到处是悲愤填膺的血泪控诉……

匪患猖獗的荒野,所能给予你的只有惨痛和幻灭。原来所谓的“敢于亮剑”,是敢于公开突破人类社会的各种底线,敢于在弥山亘野公开耍流氓。同样的夜幕下,哪有什么新鲜事?伸手不见五指里,有的只是难于实现的阶级调和。肉食者们越是逞凶,越是坚定草食性动物对光明群起的守望。

频频亮出獠牙和利爪,这并不说明兽群的强大,相反更是暴露了施暴者不过是凤毛鸡胆。当黑暗制造者的辞典里,贫乏得只剩“逞凶”二字时,便也印证了它们的黔驴技穷和气数将尽。坚忍的守望者可怜,凶残的逞凶者又何尝不可怜?可怜得除了逞凶,居然不知道自己再能做点别的什么了。

孟德斯鸠说“专制的原则是恐怖”。夜幕下的逞凶者,在乱莎荒圃中“坚守原则”,如同散播瘟疫一般,以一成不变的套路散播恐怖。感到恐怖的,仅只是守望光明的你吗?不,深感恐惧的更有无胆匪类。对民主深入骨髓的恐惧,说到底是恐惧失去特权和既得利益,恐惧遭致该有的清算……

而民主的潮流无可阻挡。联合国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一条中明文规定:“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这道明了人人都有不被代表的权利;这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是国家的主人,而不是任何黑暗势力的奴隶。对光明的守望会得到福报,对暴力的信奉会遭恶报,这已经是注定的。

该到来的终将到来,区别所在,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夜幕下的逞凶,既是兽群内在虚弱的自我暴露,也是在天亮前,对光明守望者的特殊颁奖。荒野苍生对任何侩子手而言,都是抓之不尽,杀之不绝的。想要靠了抓、杀、骗、抢解决问题,非但问题不会得到解决,相反会让问题进一步累积。

从你守望光明的那一刻起,正义就已同你比肩而行。黑暗和邪恶会有彻底覆灭的时候,而正义会一步一个脚印,伴你走向光明和荣耀。正义是给予你勇气和力量的源泉,正义是你手中代代相传的接力棒,正义让你光芒四射,正义使你不屈不挠……守望光明,守望的就是不甘为奴的天赋人权。

常识给你以蔑视黑暗的心理底气。在对光明的守望中,你展现了荒野原住民的骄傲和勇毅。民心所向是你坚强的后盾,置身“占中”行列的你,并不孤单;走在维权路上的你,并不孤单……在人性和兽性的对峙中,你玉树临风,你卓尔不群。宿命的改变,始于你对逞凶的蔑视对光明的守望。

在互联网时代,对夜幕下的逞凶,鞭挞或谴责甚至都是多余的。在暴行面前,你所要做的该是尽可能将其曝光和记录。杀人必须偿命,枉判理当反坐,渎职该被追究,掠夺应被制裁……这些都是常识。既然你对违背常识的暗夜寄望不得什么了,那么就索性坚定守望,以迎接光明的照亮东方。

写于2014年9月30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99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299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