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荒庙里的自我救赎

人神共愤,鬼哭天愁。前所未有的荒庙,因长期放任庙中野僧无恶不作,弄得荒野之上樵风乍起,怒涛翻雪。庙中长老自知长此以往,荒庙的墙头上,只怕迟早要另插一面大王旗,于是摆出了像是要悔过自新的姿态,这回不但把作恶多端的门头给绑了,对其它恶僧的出手,也比以往稍重些。

闲着也是闲着。荒庙里隔三差五,有滋有味地玩着“打孩子”的把戏,且美其名为“打老虎”、“拍苍蝇”,一时赢得了荒野看客的喝彩。但喝彩过后,荒野苍生渐次发现,夜色中仍旧是一副杀了就杀了、整了就整了、抢了就抢了的景象。那庙对荒野众生而言,也还是尘封丹灶,苔锁狼藉。

光是象征性玩儿“打孩子”的把戏,拍打得庙里的“老虎”、“苍蝇”咿咿呀呀,这恐怕远远替代不了梵唱朗朗,钟鼓悠悠,而且也难于真正实现荒庙里的自我救赎。负债累累的荒庙,想要“而今迈步从头越”,至少也得厘清旧账吧?既然受人香火,怎么也得有人在敲敲木鱼,作善降祥吧?

可这荒庙依然是一副无人管事的模样。虎患猖獗、狗苟蝇营的荒野,像这般扭扭捏捏“打老虎”、“拍苍蝇”,不知要拍打到哪个驴年马月,才能将这片一地鸡毛的荒野,给真正拍打得六尘不染。尸位素餐,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照样没人管啊。此等荒庙,怎值得你兴奋莫名去挺谁?

这般扭扭捏捏、欲拒还迎拍打下去,如何实现得了荒庙里的自我救赎?荒庙里一面在“打孩子”中喊打喊杀,一面一如既往,以巨量人血豢养着各类的鹰犬,并驱使它们汹汹扑向本已堪怜的荒野苍生,这在本质上和以肉驱蝇并无分别。投鼠忌器,作茧自缚,这拍打的游戏玩不出尽兴和彻底。

不要高估“打老虎”、“拍苍蝇”的观赏价值。庙里即使贯朽粟陈,也鲜用于救灾恤患,而是大手笔或用于庙堂演出,或用于输血外邦。若是荒庙内越是财大气粗,越以为有了买凶杀人、整人和抢人的资本,那么荒庙内是否鼠患猖獗,硕鼠食多食少,对苍生而言,就连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无情系苍生、立庙为公之情怀,无权杖上的有效制衡和监督,无民愤上的整体纾解,荒庙里单凭了扭扭捏捏的“打孩子”,想要完成对自我的救赎,这在过往的几十年里,已被印证了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况且荒庙早已养虎为患,养蝇为患。遑论荒野,就连荒庙的本身,也已为虎蝇所劫持。

荒庙里的两路兽群一向猛于虎:一路明火执仗,假借荒野戒律的名义,不时朝荒野苍生们捅刀子;一路狼狈为奸,一次次捂住受害者们的嘴巴,极尽束蒲为脯之能事。降服不了这两路兽群,荒庙里想要实现自我救赎,纯属痴人说梦。来日荒庙的完全倒掉,多半也就是倒在这两路兽群的手里。

写于2014年8月27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96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265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