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九十多岁高龄了还是一土鳖

孙猴子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总算修得正果,实现了飞跃性的自我完善,由一个胡行乱为的泼猴,修行成了仙界的斗战胜佛。猴尤如此,人何以堪?设若一个群体在优胜劣汰面前,莽浪无状,糜烂堕落,泽吻磨牙,就连自我修行的意识也没有,那么无疑是枉披了人皮,就连人类的表亲都不如。

山那边的土鳖已是绝迹了。匪患猖獗的深山穷谷,早前也曾是盛产土鳖的,但在物竞天择面前,山外的土鳖们全有了可贵的变异。陌上原先喊打喊杀的土鳖,已争相金盆洗手,并多立地成佛。相传温文尔雅、慈眉善目出入于上流社会的绅士,其间有一些,便是由流氓、地痞逐渐演化而来的。

山这边的夜郎村土鳖依旧,唯一的变化是由早前的土鳖哥变成了而今的土鳖爷,虽已年逾九十高龄,但还是那副为老不羞、为老不尊、为老不仁的样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土鳖玩的是抓、杀、骗、抢的把戏,泥足深陷于窝里横。夜郎村内黑灯瞎火,永是一派豺狼当道、不见天日的景象。

土鳖哥当年假仁假义,以骗和抢的手段鸠占鹊巢后,即以夜郎村的天然主宰自居,对该村实行永无止境的霸占和垄断,并仗着手下豢养的打手众多,对村人肆无忌惮、无尽无休地进行抓、杀、骗、抢。曾经云淡风轻的夜郎村,自此成了恶霸掌中的一个笼子,笼中的村人受尽压迫,人人自危。

土鳖沐猴而冠以来,尤喜横行乡里,在夜郎村里整个儿就是属螃蟹的,不只是老祖宗传下的规矩已经不讲了,就连约定俗成的村规民约,也已是完全不讲了。土鳖将掠夺所得中的最大份额用于喂养鹰犬,随后就日日光着膀子在村中欺男霸女。无德无能且行若狗彘的土鳖,仅有的本事乃逞凶。

村民甲善意劝诫土鳖:万万不可巧立名目压榨乡贤。掠夺成性的土鳖恼羞成怒,杀了村民甲的爱子,并要其为五斗米折腰;村民乙说:村里的事该由大家作主,不能由土鳖独断专行。土鳖怒而打断了村民乙的肋骨;村民丙在房子被抢后讨要公道,土鳖放任手下的喽啰将村民丙关进了地窖……

土鳖的刳胎焚夭、横行霸道和不可理喻惹得人神共愤。土鳖自知多行不义,树敌甚广,于是虚张声势,扮作一副“强大”的样子,以掩盖大厦将倾的恐慌。月黑风高时,土鳖常光了膀子,提着狼牙棒,在夜郎村里“强大”地游走,叫嚷:“俺就不讲廉耻!俺就穷凶极恶!怕了没?怕了没?”

可叹一向民风淳朴、诗礼传家、好山好水的夜郎村,在这近一个世纪的烟尘里,就这样被一个孽障给弄得腥风血雨,生灵涂炭,面目全非。夜郎村经此一劫,元气大伤,已是丢失了将近一个世纪。被土鳖蹂躏于掌中、笼中的村民固然可悲,九十多岁高龄了还是一土鳖,不但可悲,而且可耻。

写于2014年7月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90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208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