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中国各省区已“高度自治”

党婆婆在将香港小媳妇拉进门之前,噀玉喷珠:你放心,俺对你会百分百尊重,你的地盘你作主,凡事由你说了算。香港小媳妇的肚皮被滚大后,党婆婆就拉下脸来,啐道:莫搞错了,你乃俺门下的小媳妇,俯仰随人,俺让你咋的就咋的,你那小家子的事同样由俺说了算,休想越雷池半步!

白纸黑字一清二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固有的,其唯一来源是中央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权,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务管理权。高度自治权的限度在于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特别行政区就享有多少权力,不存在‘剩余权力’。”

这般诠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意味着香港特别行政区所得到的权限待遇,与中国其它的省区别无二致,意味着中国各省区已“高度自治”。别的省区被授予的,同样也只是“地方事务管理权”,而非全党的党务管理权,或是国家事务管理权。上述高论,对别的省区的“自治”也合适。

譬若“自治”广东:“广东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固有的,其唯一来源是中央授权。广东特别行政区享有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权,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务管理权。高度自治权的限度在于中央授予多少权力,广东特别行政区就享有多少权力,不存在‘剩余权力’。”

看到没?稍作改动的高论副本,除了只是将地名变动了之外,论点一字不易,就能将广东或是别的省区,给轻巧地“高度自治”了。可怜那忠厚老实的香港小媳妇,当初拿到了一个“高度自治”的大礼包,满心欢喜,以为得到了党婆婆的另眼相待,抱着了丰厚的嫁妆,岂知全不是这么回事。

“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大礼包,包裹得何其严实。香港小媳妇在得到神秘大礼包后,为了解开这个礼包,手忙脚乱,外三层、里三层地解了这么多年,仍然不知礼包里装的究竟是啥。高空中这时抛下来一份白皮书,说:喂,别解了,并无实质性的“自治”,有的不过就是一堆文字游戏。

于是自感被党婆婆给愚弄了的香港小媳妇,如梦初醒,有些气急攻心,网上说香港近期几乎是“炸了锅”。见怪不怪的内陆人,对此则并不感到意外,喝惯了狼奶者,是早就闻出“高度自治”里,是有极其浓重的骚臭味的。香港只是想在本港普选而已,结果却让党婆婆自个“高度自治”了。

依据白皮书给出的逻辑,不难得出这判断:不但香港“高度自治”了,中国的各省区其实也已“高度自治”了。再联想到这么多年来,“首善之地”对基层政体的放任自流,一直是杀了就杀了,整了就整了,抢了就抢了,更可确信了这一点:中国各省区,实质早就另立门户“高度自治”了!

写于2014年6月17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89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194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