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家的玻璃上惊现弹孔

作者:廖祖笙



6月6日中午,我在书房看书,妻在厅里来回走动,哄怀里的孩子入睡。妻突然听到厨房传来一声惊秫并清脆的声响,于是去厨房检视,没发现什么异常。后来我去厨房拿东西,无意中发现厨房的玻璃上,惊现了一个弹孔(见图),弹孔指向之处,正是平常我和妻子每天要洗菜、煮饭的地方!

我无法确认这弹孔是小口径步枪射出的,还是钢珠枪射出的,以我在部队练习瞄靶时的射击经验来看,我能断定这不是军用枪射出的弹孔。我和妻子在厨房没找到弹头,下楼在窗下也没发现弹头。在妻子的提醒下,我将弹孔进行了拍摄存照,而后用502胶水将射落的玻璃碎片,给粘了上去。

我和妻子商量要不要就这事报警。妻说:“报警有什么用?门旁被他们划得那样乱七八糟,报警了还不是一点用也没有!”我也早已没有了报警这样一种概念。当年抗争在广东时,我家被当局断网,我不得不去小区里的网吧上网,结果被跟踪被殴打,一样没报警,知道就是报警了,也白搭。

我夫妇俩于去年底决定将这套住房交给法院拍卖,以一次性还清银行贷款。法院原定3月27日开庭,但据银行工作人员说,在我提交并公布了那份答辩后,法院似接到了“上面”的指示,随即取消了开庭,并对此诉讼不再受理。这以后,银行的人几次上门,在六四前夕也还来找过我夫妇俩。

我夫妇俩明确表示,比照同小区已售出的房屋价格,我们愿将精装房按简装房的价格出售。但我们同时也明白症结所在,知道这事也只能是嘴上说说而已。我希望银行方面能多与政法系统去沟通,毕竟他们之间是公对公。我夫妇俩但求一次性还清贷款,法院不受理,那么阻碍就不在我们这。

我曾经想过干脆出国,求而不得,办不到护照。背井离乡漂泊并工作在外,我夫妇俩的亲友又被“维稳”者给一家家骚扰得鸡犬不宁。被困在这儿,就是明天没米下锅,也不会有谁管我们的死活。而今我家的玻璃上居然还惊现了弹孔!以渴服马、变相杀人的党天下啊,让我们早已无所适从!

写于2014年6月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88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183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