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执政良知能将黑夜与人心给照亮

何为良知?良知是孟子所说的“不虑而知”的先验道德理念;良知是王阳明所说的“千古圣圣相传的一点真骨血”;良知是吴澄所说的“生而爱其亲,长而敬其兄,出而行之于朋友,娶而行之于夫妇,仕而行之于君臣”;良知是王守仁所说的知是知非,向善于心之本体,遵从于知行合一……

湛若水说:“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此便是良知,亦便是天理。”据此我们不难得出这一判断:不论是群体还是个体,一旦丧失了“人皆有之”的“是非之心”,即无异于牛马襟裾,就再无良知和天理可言。故意扭曲或模糊是与非、对与错、法与非法,这其实是在对社会良知予以疯狂扼杀。

孔子说执政者须做到“三至”和“七教”;管仲说“大位不仁,不可授以国柄”;《申鉴》说“在上者先丰人财以定其志”;唐太宗说“立国,先须存民;国家富庶,先须百姓衣食有余。民怨不除,乃国之大患”……诸如此类不光讲的是为政之道,强调的也全是执政良知之于秉政的重要性。

隋文帝昔时见治下百姓有难,纵使相隔江河湖海不以为阻,发自肺腑说:“我为百姓父母,岂可限一衣带水不拯之乎?”这便是执政良知的一种体现。帝制时期的不少朝代,统治集团靠的是“以百姓心为心”的执政良知,实现了长治久安,达到了朝野润滑。执政良知能将黑夜与人心给照亮。

有执政良知的存在,就有道德耻辱感和公权力自我约束的存在,活摘器官、屠杀学子、迫害良善、血腥掠夺等等令人发指的兽行,就自然干不出来。有的皇帝愧对于执政良知,往往要发布罪己诏,以此向臣民道歉。朝廷诚挚的道歉,是执政良知尚存的折射,同时也是以身作则道义上的示范。

门肯说:“良知是心灵的声音,它警告我们某人正在注视我们。”阴森的荒野上,既无民主政治之保障,也无旧时科举制度,既不用饱读圣贤书,也不会受制于绝对的道德律以及有效的权力制衡,日转千阶者尸位素餐在荒庙内,有多少时候真能闻听心灵的声音,记得执政不可或缺执政良知?

杀了就杀了,整了就抢了,抢了就抢了……这不是有道德耻辱感的表现,不是执政良知的体现,不是公平正义的彰显。统治集团缺失了“人皆有之”的“是非之心”,有强权而无良知,就极易在自我迷失中沦为兽群,就必将不经意地播撒下鄙弃与仇恨的种子,来日收获的也会是鄙弃与仇恨。

自律是靠不住的。左手监督右手,上级监督下级,老子监督小子,这般家族企业式的社会管理模式,不但伤及的是社会肌体,荼毒的也是统治阶层自身。当腐败污染了方方面面,反腐从何反起?如何保证不再滋生新的腐败?执政良知实际若盛夏的水果,无制度保障,就难有长期有效的保鲜。

无执政良知可言的所谓“执政”,对被统治阶层来说,是生不逢时,是亿辛万苦,是万劫不复……昨天我骤然家破人亡了,今天你痛失了祖传的家园,明天他在暴政之下又横祸飞临……虽然“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所有的不幸全都催生于同一只黑手,全民的血泪不过是苦难的重复。

无执政良知可言的所谓“执政”,对统治阶层而言,是不寒而栗,是收因结果,是亡猿祸木……暴政的推行者和执行者都没有心灵的安宁可言,“公仆”多活得如诗人所言:“有人必须每天把自己涂上乌鸦的玄色/又像蝙蝠/只在昏黄的天幕下飞旋/白天躲在阴湿的岩洞/倒悬着自己的良知。”

束杖理民,是执政良知的体现;与罪大恶极的犯罪集团进行坚决切割,是执政良知的体现……在一地鸡毛的荒野上,尽管每一次执政良知的体现,在夜色中看去,或许譬若一点微不足道的星光,但只要坚持不懈闪烁出执政良知的光辉,热衷于集成所有的光子,就一定能将黑夜与人心给照亮。

告别暴政、恶政,走向仁政、善政,无捷径可行,须一点一滴从执政良知的体现做起。诗人说:“当横扫一切的暴风/将灯塔沉入海底/旋涡与贪婪达成默契/彼方醒着的这一片良知/是他唯一的生之涯岸。”良知是一块净土,良知同时还是一处福地,它给人以心灵的安宁,并滋养最后的救赎。

写于2014年4月2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83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139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