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纪念胡耀邦 缅怀伟光正

胡耀邦先生是专制魔窟中的一个异数。经过四分之一世纪苦难岁月的淘洗,胡耀邦在苍茫的夜色中,渐渐幻化成了一个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极权统治也曾一度有过执政良知的具象符号。纪念或是公祭胡耀邦,其实是在缅怀已然灰飞烟灭的执政良知,缅怀也曾有过的“伟大、光荣和正确”。

布衣韦带怀念胡耀邦。一些乔文假醋的政客,偶尔也惺惺作态说道或是拜祭胡耀邦。这是因为,“胡耀邦素有亲民、清廉、改革的名声”(语出陈破空《中南海消费胡耀邦》)。既然胡耀邦具有强烈的符号化倾向,那么政界人物将自己与胡拉扯在一块,就不难收获“人以类聚”的广告效应。

胡耀邦化作一捧骨灰之后,昙花一现的执政良知,在焚尸炉内一同化作了青烟一缕。政客要将自己装扮成胡耀邦的门生或战友,这在表象上是不难的。要在骨子里学到胡耀邦的一点皮毛,是需要有具体的所作所为,来作为形象支撑的。拜佛者众,并不意味菩提树下就已弊绝风清、立地成佛。

有些政客是应当在胡耀邦的神像面前忏悔和下跪的。胡耀邦或有千好万好,但让我记住了他好的,似乎也就这两点:一是他在位时平反了大量的冤假错案,二是他曾保证过中国再也不会有文字狱。虽然他连自己的位子和性命都没能给保住,但起码说明了他有这份心,也体现了他的执政良知。

胡耀邦曾说:“在今天这样的形势下,再不能通过我们的手去制造冤假错案!”吴江说:“平反冤假错案自非胡耀邦一人之功,非胡耀邦一人之力;但胡耀邦对平反出力最大,最有胆识,态度最坚决,断案最公正,这是无人能够否认的。”为暴政擦屁股,也算人性的体现和执政良知的体现。

胡耀邦走了,这般人性和执政良知的体现,自此竟跟着他的遗体一块在焚尸炉中灰飞烟灭。在这四分之一世纪里,“法治国家”人为制造的各种冤假错案层出不穷,像滚雪球一样增多。尽管衔冤负屈者在“天子脚下”已是张袂成阴,但荒野上一直是杀了就杀了、整了就整了、抢了就抢了……

胡耀邦秉政时有其温情的一面,也有过文艺复兴有过绚丽幻象。他走了以后,对良知未泯的文人墨客而言,这荒野上就只有土鳖们愈演愈烈的逞凶:或公然大兴文字狱,或“隔山打跑”虐杀异议人士的孩子,或以渴服马变相杀人……公门匪类在“法治国家”刳胎焚夭,百般暴露兽群的凶狂。

虽然“反腐”的雷声轰轰作响,也有些贪官污吏落马,但距离执政良知的真正复苏,尚属遥远。这“国”于百姓而言,到目前为止似乎也还停留在没人管事的状态。执政良知的体现,至少得从有人管事做起。坊间纪念或是公祭胡耀邦,实质是在借着一个符号说事,是在进行某种谴责和缅怀。

写于2014年4月1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83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132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