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归根结蒂是人性与兽性的博弈

在野蛮公权兽性勃发,已是肆无忌惮蔑视人性的黑暗时段,陌上所暴露的对立和冲突,虽表现形式各异,但归根结蒂是人性与兽性的博弈。张扬人性者追寻的是起码的为人之道,膨胀兽性者信奉的是獠牙和利爪。这就好比“鸡同鸭讲”,不同种群间所派生的矛盾,渐成难于实现的阶级调和。

纪伯伦说:“人性是一条光河,从永久以前流到永久。”什么是人性?哲学家说,人性是指人所具有的特性和属性;诗人说,在最尴尬的时刻,掩住面孔而不是屁股,这就是人性。蜕去了“掩住面孔”的本能,无异于化身为兽,任何形式的揭露和鞭挞,对其所构成的制约力都会是微乎其微。

“人之初,性本善”。儒家的性善论在肯定人性本体的同时,不忘主张须将道德立场作为人性光辉投射的一个原点。一个社会道德的堤坝崩溃了,兽性的洪流就势必要泛滥成灾,社会公器就难免沦为宵小私器。公门中人越是敢于仗势逞凶,越是凸显出这个部落已在由人性向兽性的深渊堕落。

人性光辉中最温暖人心的元素是什么?是善良。在以公权为依托的杀人、整人、抢人等等兽行里,社会成员看到的是公平正义的节节失守,是“剥我身上帛,夺我口中粟,虐人害物即豺狼”的兽性发作,是人性主要构成元素——善的灭失……逞凶的结果,是一窝蜂将人推向了自己的对立面。

“人性是一条光河,从永久以前流到永久。”兽性或能一时占据上风,但从来就无法逞凶到海枯石烂。人类潜藏的兽性,必将被更为健全的人性所覆盖,重心定律不会因了夜色渐浓而改变。荒草间到处是风兵草甲,九关虎豹渐成雉伏鼠窜,昭示着人性与兽性的殊死较量年该月值,计日而待。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是不可逾越的定数。商君就曾喟然叹曰:“嗟乎!为法之敝,一至此哉!”迁延岁月至今,无有效制约,无绝对道德律,居然就连兽性的遏制都乏术,怎不前功渐弃?过去的科举制度,还能发掘饱读圣贤书的千里骏骨,特色魔窟却多的是牛马襟裾,蛇鼠一窝。

既然陌上对立和冲突的背后,究其根本是人性与兽性的博弈,那么免于空自嗟叹,真正遁入自救和救人的不二法门,就不会是浮笔浪墨,也不能是弃本逐末。直奔主题,紧紧围绕泯灭兽性、张扬人性去进行,或可事半功倍。人治尚且不及,法治何其遥远?壮士断腕,先终止匪治和兽治再说。

人性与兽性间的博弈,真正落子无悔笑在最后的,是人性。只要我们还记得是在人类社会行走,就无法割舍人性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就不能吝啬于人性关怀,就需恪守住人性的高贵和尊严。惟其如此,我们才能闲观花落,坐看云起,就算不能称妙一时,至少也还能拥得一枕暮年落花香。

写于2014年4月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82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122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