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致芊媛

芊媛,我的爱女,你的生日,是你母亲的受难日。记得那日,在焦灼的等待中,手术室的大门终于开启,护士小姐用小推车推着你,向我们款款走来并欢呼:“哇,8斤3两的小美女哟!”我欣快地迎上前去。而这时,你的母亲——一个高龄产妇,还在为你的诞生,承受着手术中的切腹之痛。

“宝宝,让爸爸先抱抱你!”你用一种等了千年的眼神望我,右手的五个小纤指,频频向我舞动着。你这是在同我打招呼?芊媛,这就是我们父女俩,首次见面的情形。伯母和姑姑从我的怀里接过你,留我和伯父在手术室的门前,再焦灼地等待。你的母亲仍在手术台上,为你的降生而受难。

你母亲终于虚弱地回到了病房。她用爱意无限的目光看看你,又看看我,郑重道:“女儿是作父亲的前世情人。你上辈子爱过她,这辈子你也要好好地爱她!”我不由感觉到无可推辞的沉重。你哥走后,你母亲特别想生个女儿。她说,一旦是她先走,至少还有一个人,可以在身旁照顾着我。

媛媛,你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首先考虑到的不是自己。她怀着你时,远比怀着你哥哥时,要怀得更加辛苦。艰难的十月怀胎,她每天夜里自始至终,都在保持着左侧睡,时时刻刻想到的是胎儿的安全。在漫漫长夜中,她也常常因此发出痛苦的呻吟。哦,可怜的女人,伟大的母亲!

你像是离离荒野上的一株小草,总算破土而出,给我们这个凋敝的家庭,带来了苍翠的绿色。从你出生之日起,为父和你母亲就相互约定,在你长大成人之前,在你独立笑傲霜雪之前,我们一秒钟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们的视线。你是上苍在冥冥之中给我们的一种补偿,我们对你必将倍加珍惜。

我的女儿,在若干年后的某天,你也会像所有美丽的新娘一样,穿上华贵的嫁衣,随后成为母亲。你母亲在你身上所倾注的一切,你都会一点一滴予以仿照。乳汁里奔流的是母爱,呵护中延续的是传承……安老怀少和牛羊勿践,在天地之间重若泰山。尽管荒野上的夜色,目前还是这般浓黑。

你如此乖巧,不像别的小孩般惯常哭闹。当我拥你入怀时,你或含笑看我,眼里洋溢着盈盈深情和满足,或神情凝重,以至我和你母亲,往往不由得用手去轻轻地抚平你的凝眉。当我轻拍着你,无言凝视着你的时候,我有时会觉得你是下凡的仙女,感觉你的莅临人间,似也承载了某种重托。

曾无数次幻想过,在我不再是陋室的囚徒和文字的囚徒时,与你哥哥一同旅行,可你哥哥却扔下了我们,已惨烈地游走在云层之上。芊媛,在你能背着行囊向远方时,不知我是否还能走得动。但愿那时的阳光是灿烂的,暖风是欢笑的,一望无际的原野上有鸽哨悠扬,再也没有凶残的人吃人。

写于2014年3月2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81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113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