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家半夜又两次被“人”拉电闸

作者:廖祖笙


又来了!昨晚半夜近3点,我家的电闸又被“人”拉开。我下楼去合电闸。为了防身,我在拿了手电的同时,也顺带提了根木棍。正在坐月子的妻子因为担心我,不由分说穿上了棉袄,也拿着防身的东西站在门口。我用手电警惕地照了照附近,只有路灯在黑夜凄冷地亮着。我合上电闸后回家。

这位或这伙半夜来拉人电闸的不速之客,真是不辞劳苦。到了半夜3点半,卧室里亮着的小夜灯又突然熄灭。我要再去合上电闸,妻子坚决不让我去。于是一家人就以手电为照明物,继续安睡。在这居住了多年,过去并没这样过。不是电路的问题,因为白天多种电器同时使用,尚且一切正常。

我更多的是读着诗歌、散文、散文诗长大。这些年虽行文有些犀利,但在日常生活中,我是一个性情温和的人,待人友善随和,日常深居简出,与人无争。我夫人的邻居缘就更好。不论我们居住在哪,与邻居都相处得十分融洽。半夜一次次来拉电闸者会是谁呢?玩这频道,这玩的是哪一出?

是想通过这般下作伎俩,让我夫妇俩感到恐惧吗?比这更恐怖千倍万倍的事情,我们都曾经历了,这般小伎俩显然还不至于让我们感到恐惧;我年迈的母亲半夜睡得迷迷瞪瞪,完全不知道这事,自然也不会因此感到恐惧;我尚未满月的女儿这时候除了吃就是睡,在呵护中无疑不会感到恐惧。

是想通过这般下作伎俩,让我夫妇俩觉得难受吗?这些年来,经历了这许多事,大风大浪里我们都甘苦与共地走过来了,这点芝麻大的事,多经历了一次之后,在我夫妇俩的闲谈中就成了笑谈。妻与我睡前笑道,去买盏应急灯来,半夜也就再不用去合电闸,谁爱半夜拉电闸,就任由他拉去。

是想通过这般下作伎俩,激发我的斗志,逼使我多写文章,而且最好是去批评党政最高领导人吗?短期内我肯定写得少。记得我在回乡前,与公司领导曾谈到,我感觉这一届的“新政”比上一届的“新政”要好,我应该给他们一些时间,先不去说我孩子的事,会尽量避免去批评他们中的谁。

上午出去买菜,我顺便走进了一家超市,想买一盏应急灯,不料营业员却说该超市不卖这商品。她向我推荐了一款外形时尚的手电,看了商品说明书,知道了这手电充一次电,即可连续使用20小时,售价仅需13.83元,于是顺手买下。赶着回家给妻做点心,下次购物,再去看看哪卖应急灯。

我没就这事报警。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感觉报警未必有用,二是无需报警,警方也知道这事。我的言说地带被“兼管”作家怎么写文章者长期盯着,我的每一篇文字都会被其打印出来,并细加研究,这情形我是早就知道的。妻说,古人都说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们就再忍忍吧。

写于2014年3月22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80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107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