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半夜里拉电闸 烛光中等天亮

昨晚半夜,我在黑暗中被妻子的呼唤和小女的哭声给闹醒了,惊觉这段时间卧室夜里都亮着的小夜灯,竟然暗着。我问,怎么了?妻说,没电了。我问是不是忘缴电费了?妻答,还没到这个月缴电费的时间呢。我想,这就怪了,夜里家中只是亮了盏小夜灯,电闸不可能因为某些原因而跳闸。

由窗户看到有些邻居的灯亮着,说明并非停电。我起身摸出手电筒,按下按钮,手电发出的是微弱的亮光,妻说有些日子没给手电充电了。我只能又找来蜡烛,去阳台上检查每一个漏电保护器的开关,但见无一跳闸。电表在楼下,那儿有个总闸。我要去看看,妻不让去,坚持等天亮后再说。

我和妻子都想到应该是楼下的电闸被“人”给拉开了。才出生十几天的婴儿,一会儿是屎尿,一会儿要吃奶,卧室里因此不得不点亮着一支蜡烛,我夫妇俩都在烛光里等待天亮。那种于我再熟悉不过的心绪,再次朝我席卷而来。黑夜是这样的漫长,我等待天亮,不觉间已是等了快有8年了。

你呢?等待天亮又等了多少个流年?午夜的寒风,是否穿越了千山万壑,给你捎来过哪怕是一线象征性的希望?我想到了“天子脚下”惨不堪言的一众冤民,想到了被“自杀”的廖梦君、李旺阳、薛福顺……想到了近期被迫害致死的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女士……黑夜拉出的是长长的血色账单。

坚持主张人权的巾帼英雄曹顺利,就这样被继续逞凶于黑夜的迫害狂们给迫害致死了,她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将不例外还会是“也就是网上热闹一阵子”,同时也毫不妨碍党国依旧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常任理事国。就连联合国在一定程度上,实质都已沦陷了,黑夜中还有何处会不沦陷?

大仁、大义、大勇的曹顺利女士,惨烈地永远别我们而去了。充满灾难的人类历史,从此多了一块不朽的丰碑;黛黑的荒野上,就此也又少了一个被压迫、被凌辱、被残害、被经营的对象。任何类型的文字都表达不尽我们内心的悲愤。我们这次在黑夜送别了曹顺利,不知下一次又要送别谁。

不要再徒劳地向高枝上喊话,不要再没有实际效应地组织连署,不要再奢望兽群可以总算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在不讲人性、不讲道德、不讲法理、不讲人权、不讲公平、不讲正义、不讲廉耻的昏黑荒野,与其度人不如自度。每个荒野苍生面对此情此境,需扪心自问:夜黑至此,如之奈何?

蜡烛燃烧时所产生的二氧化碳,令襁褓中的小女感到有些不适。天渐渐亮了,我熄灭了蜡烛,下楼一看,果然是电闸让“人”在半夜给拉开了。我在推上电闸后,不由联想到了这么多年来,我一家所遭受的种种迫害。今日阳光灿烂,但我的心情却潮湿。不知昏黑的非人间,何时能春暖花开。

写于2014年3月19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80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104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