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东厂和西厂的火拼

貌似强盛、实则虚弱的天朝,为着“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进一步加强对臣民的监视和控制,醉心于实行恐怖统治,孜孜不倦地组建、扩充和完善其特务系统,以保皇家熙盛,宝运当千。天朝特务机关层出不穷,臣民但凡说到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厂,就一定是谈虎色变,臣良悚怵。

话说天朝末年,先皇在位之时,朝廷文婪武嬉,文武百官终年完全不理朝政国事,凡事总是一概交给东厂去打理。东厂厂主因此日益膨胀,欲擅朝政。东厂因权倾一时,凶残跋扈,大兴冤狱,草菅民命,欺君作奸……天朝为此朝政日非,怨声载道,人心惶惶,多年来杀人、整人、抢人成风。

前朝满朝文武等等,对东厂的胡作非为,也曾早有风闻,却置若罔闻,听之任之。及至后来发现东厂厂主涉嫌谋逆,欲废太子而另立新君,行垂帘听政之实,遂直眉怒目,并惊出满身冷汗。天朝经过一番密室布局,终将东厂厂主贬为罪人,再任命朝廷重臣时,对反贼同党也多加制衡与设防。

花落花开,先皇退位,太子登基称帝,东厂厂势变得更弱。西厂蒙新皇宠信,权力已超过了东厂。天朝的各种特务机关之间,平常就互不买账,昔日盛极一时的东厂,因前厂主谋逆,此刻在西厂眼里,就更是看着反胃。东厂和西厂之间,于是出现了一些暗中的火拼,东厂在火拼中渐处下风。

东厂前厂主及谋逆的同党,在西厂得到尚方宝剑后,陆续成了大势已去的阶下囚。天朝为满足宫廷权力斗争的需要,组织了一些仪仗方队,巡回敲锣打鼓说:这是在整顿吏治、建设廉政、重拳反腐……与此同时,天朝也派出了八府巡按,分别巡视各省,考核吏治。一时得到麦秀两歧的美誉。

但昨夜的暮色和今夜的暮色没有什么不一样,天朝还是一派杀了就杀了、整了就整了、抢了就抢了的景象。东厂和西厂的火拼,并没有让衔冤负屈的臣良脱离苦海,也并无任何国家耻辱得到了洗刷……东厂的式微,西厂的势盛,在暮色苍茫中,依然无关束杖理民,还是与苦难的臣良们无关。

何以如此?东厂也好,西厂亦罢,俱为皇家豢养的特务机关,它们都只为皇帝一人负责,并不真的为黎民百姓负责。虽然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厂等等,整日里上蹿下跳,似乎忙得不亦乐乎,可说破了也就是在忙一件事:除皇帝外,上至朝臣,下至匹夫,任何人均为监视和控制的对象。

监视和控制臣民的目的,是为着“红色江山代代传”,为着皇家的子孙呱呱落地,即顺理成章,或成为黄粱上的权贵,或成为万民天然的主宰……东厂和西厂就是火拼得血流成河,贵族还是贵族,贱民还是贱民。布衣韦带的亲人被杀、房产被抢之类,与宫廷之内的东厂和西厂的火拼,何干?

写于2014年1月21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74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047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