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等:若策动谋杀的不是你中共

——众评廖梦君之死节选


■著名时评家、时评编辑童大焕:为和谐社会计,为依法治国计,有关部门应当完全彻底地公开侦破此案、让媒体自由调查和报道。不仅尸检报告应该对死者家属公开,也应该对媒体公开,还应该允许律师、记者查阅、复制案件卷宗,并在法医的指导下查看尸体……万一案件本身没有公开,廖祖笙本人的通信自由和博客却受到删除、封杀等限制,则无疑会更加使人们怀疑此案的公正,进而动摇人们对政府、对法律的信任。

■新华社《环球》杂志社编辑部主任章文:我无力改变什么,但我实在看不下去,廖梦君之父的泣血呼吁,向党,向政府,向天向地,至今未获回应。廖梦君的死,于他的父母是横祸飞临,一个小家的和谐遽然破裂。我知道,还有那么多的非正常死亡,他们的死,就是他们亲人世界的全部。一个社会要和谐,首先得家庭这个细胞要和谐。

■著名时评家、时评编辑时寒冰:这件惨案,一直重重地压在我的心头,让我艰于呼吸。我是事发后几天知道的,震惊之余,给廖兄打去电话,廖兄声音哽咽,充满悲愤,也充满无奈。当地宣传部门拿出了一个漏洞百出的通稿,封堵媒体的嘴巴。有关质疑,廖兄一条条列出,整整1万3千余字!然而,石沉大海,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程序正义是结果正义的根本前提。如果程序是非正义的,结果也难有正义可言。我诅咒那些邪恶的恶棍,愿他们的灵魂永存于地狱的大火之上,接受最炙热的烧烤,以迫使他体验他所陷害的人的痛苦!

■著名诗词家、思想家余樟法(东海一枭):中年丧子,人生大痛,何况儿子死得不明不白,活蹦乱跳的一个花季少年,转瞬浑身刀伤不治,而且血案发生在校园里,至今没有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我相信,任何人只要尚有一点人性,就能够充分理解廖先生夫妇的那种彻骨哀痛,以及对学校对有关部门的深深愤怒和怀疑!鬼鬼祟祟,必有猫腻;偷偷摸摸,必有黑幕!廖案已引起相当广泛的关注,廖先生夫妇和广大热心人士有权利知道真相,我们期待廖案真相早日大白于天下。这也是公安、教育部门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

■著名政论家陈启棠(天理):残杀廖梦君的血腥惨案,将有良知的中国人迫到一个忍无可忍的境地。当局“依法治国”的金漆招牌又照得人们无可奈何。廖梦君之死事件同时也唤醒了人民对当局的认识,无需用什么口号来煽动了,廖梦君他已经走在我们的前头!愤怒将吞噬暴虐的无道!廖梦君像上帝派来的天使。廖梦君之死开辟了一个时代。廖梦君之死必须开辟一个时代。让我们感同身受挣扎在今夜,在明晨坚定地跟从。

■著名学者、作家冉云飞:我几乎每天去廖祖笙先生的博客看看,希望能看到凶手被惩、案子公正处理的好消息,但每次去几乎都是沉痛揪心的失望。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作为学生家长的廖祖笙先生只是批评了中国教育的弊端,只是批评了学校的滥收费,其品学兼优的儿子廖梦君,就不明不白地惨死校园里,而警方和校方没有给家长任何一个站得住脚的说法。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难道这就是一个被称为法治国家、文明政府、和谐社会的所作所为吗?俄罗斯诗人涅克拉索夫说,在俄罗斯谁能过上好日子?我要说,在中国谁能过上免除恐惧之忧的好日子?

■著名诗人王藏:当代中国作家廖祖笙的独子廖梦君,被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校方召回已放假的学校,便成为一具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的尸体。之前,廖祖笙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随后,廖祖笙夫妇含泪申诉鸣冤状告无门,频遭绑架淩辱,被逼只能行乞街头,蘸着极端苦楚书写人间悲剧。廖祖笙的文字,用苦难血泪、不屈情怀自然熔炼而成,惊心动魄,刺人心魂。廖梦君的惨死,是极权暴政罪恶的深切缩影。人间的一切言行都弥补不了廖祖笙家人痛失其子的无尽悲怆,更弥补不了类似廖家惨剧的无数家庭炼狱般的疮疤。只有高墙崩溃,罪恶得以审判和清算之时,才会让这全民性的苦痛稍许缓解,才能简单告慰那些青春的无辜的生命。

■新华社《环球》杂志社编辑部主任章文:人世最不可思议,最不择手段,最卑鄙无耻的言论封锁发生在这个时代,几乎所有的网友都亲身经历过廖祖笙的博客从有到无的过程,看到思想被抹杀,被切割的极尽残酷,实在让人深感触目惊心。廖案更像是一场直接针对廖家的打击,而这一打击的沉重,在廖家造成的肉体伤害与精神灭绝,我们可以说很难想象,因为孩子是一个家庭全部未来的希望,而孩子的死亡,也就意味着一个家庭全部根基的缺失。这一案子诡秘难测的因素表现得更浓厚一些,政治迫害、精神打击的意味表现得更明显一些。事情的背后隐藏着这样一张脸:城府极深,很有威势,从上至下,他们的手伸得很长,对上有瞒天过海之功,对下有颐指气使之用,操纵着整个事情的走向,谋划着行动背后的玄机。

■著名政论家陈启棠(天理):廖梦君之死是国家的耻辱!胡温“依法治国”的权威也就尽墨了,因为当局的假话说上一千遍就可以成为真理,这就是我们国家的现实!这就是廖梦君被杀一案的现实。可以想象,在一个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里,当局没有舆论监督的威慑力,有法不依的现实也就是从这种绝对的权力中产生出来的,绝对的权力,就会产生绝对的不公!所谓的人性与法治,伦理和道德是何物,他们也不知抛到哪了?

■青年独立作家杨银波:这个案件暴露出来的问题实在太多。案发校园,这仅仅是校园暴力吗?封锁新闻,宣传部门在为谁撑腰?幕后那些心惊胆战的人,那些为虎作伥的人,构成了一个怎样的集团体系?传媒失语了,网络又没有能够集结出更大的力量,人民难道只能忍辱偷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拷问良知的一刻,这是诘问勇气的一刻,当一些黑手妄图捂住事实真相的时候,我们就应该站出来表明我们对于权利的态度:我们不愿意过一种当危险就在身边却不敢指出危险所在的生活!所以,我们应当呼吁在一盘散沙格局之下的人们重新站出来,去呐喊,去争取,去督促。

■新浪观察评论员洪巧俊:事实上,许多新闻通稿都是掩人耳目的,最后被民众所抛弃,其公信力也荡然无存。佛山的这个案件,通稿与网络上的言论正好相反,孰是孰非虽然没有最后定论,但有关部门对新闻的封锁,对言论的压制,而单单用新闻通稿对付媒体和舆论,显示了执政者惊慌失措的执政水平。“新闻通稿”已成了我们这个社会的一大通病。《国语·周语上》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应当采取大禹治水的办法,广开言路,将民情民意变堵为疏。只有这样,公民的权利才能够得到保障,社会正义才能够得以彰显,社会秩序才能够实现和谐。

■“80后”代表作家韩寒:看到一个文章,此人叫廖祖笙,是写文章的。在发链接前,我去网上搜索了一下此人的文章,发现都是些有社会责任感的杂文。根据他的博客介绍,他在揭露了佛山市某学校乱收费后,儿子被骗去学校残忍杀死,佛山市对此事件不予处理,并且对新闻进行封锁。当然,这些是他的一家之辞,我们没有经过调查,无法判断是否属实,而且如果属实,这应当只属于地方的迫害行为。不过无论真假,法制社会,总是需要个答案,死了人不能市里说一句这是自杀就完结了。希望此事能有个合法正义的结果。

■著名政论家夏小强:更多的像廖祖笙先生遭遇的这样人间惨剧,由于当局对真相的封杀封锁,人们还无法知道。廖祖笙的遭遇,廖梦君之死的真相,和钱云会之死的真相何其相似,本质相同。当局不断地用下一个罪恶来掩盖对真相的调查和揭露,他们过去在这样干,现在在这样干,将来还会这样干。如果每一个人都能拿出良知和勇气去寻找真相,为弱者和被迫害者发出声音,那么罪恶将提前结束,光明就会越早到来。

■著名诗人徐沛:廖祖笙奋笔疾书,抨击“择校费”之类的共产特色不过半年,就遭遇惨绝人寰的丧子之痛,变成“一个因捣鼓文字而家破人亡的男人!一个不能见容于 ‘和谐社会’的思想者!一个被不断剥夺话语权,饱遭迫害,但仍然不愿意跪着生的中国作家!”为了寻求独子廖梦君惨死校园的真相,为了替爱子申冤,廖祖笙遭到把持整个国家机器的赤匪打压。

■自由撰稿人吴玉琴:给一个16岁的孩子随便安上“偷窃”而后翻窗“跳楼自杀”的罪名,而警方无法出具任何让人信服的证据和理由,这是对死者莫大的亵渎,也让众多关注廖梦君一案的人始终认为此案校方与廖梦君之死一定有着很大的干系。用邓玉海的单方证词来证明此案,是明显违背法律常识的,而剥夺其家人的知情权,更是违背人伦及对死者家人痛苦的漠视。这是非常不人道和缺乏人性的行为。想一想,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为人父、为人子,想一想,廖祖笙先生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一时间却惨死得不明不白,将心比心,佛山市警方人员是不是该依法办案,还廖祖笙先生一个公道!还死者一个公道!

■时评人王人龙:廖梦君案是一个冤案,小梦君死得很冤,这可能是发生在中国若干冤案的一起,也许在某些高层眼中不足为奇。但是就是在这种冤案屡见不鲜的情况下,何谈要建立法治社会,法治国家?中国人是多,死几个人也许真的不算什么。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们还要什么法律,什么行政部门,什么司法机关?是不是在中国因为说了真话,就要遭到打击报复。因为案件牵扯到某些人、某集团的利益,就要不了了之,或者说是指鹿为马?

■广播电视信息杂志社社长曾会明:并非偏听廖祖笙一面之词,但从诸多信息看来,至少目前警方的官方说法尚有颇多疑点。目的不是别的,就是要查明真相!要相信正义是可以战胜邪恶的,不论是否冤案,只有更多的人关注才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才能昭示真相;如果确是冤案,也只有更多的人关注才能保证廖先生的安全。

■网络作家章飚:廖梦君一案是经典例证:那么多人都服服帖帖的交了高额择校费不发半点牢骚,凭什么就你廖梦君可以不交?还有个作家老爸拿笔当投枪来吓唬我们?人人都可以服从体制内的潜规则而保持缄默,凭什么你廖祖笙总是在媒体上大放厥词,搞得某些既得利益者坐立不安?人人都在为“和谐盛世”而欢欣鼓舞,凭什么你廖祖笙把教育、医疗、房地产这三大当今最赚钱的产业骂作压在人民头上的“新的三座大山”?所以才会有校园里的那一幕血案,所以才会有冤案至今不得昭雪的困顿,所以才会有全国上下媒体的集体沉默失语,而这一切肯定都是体制内某些人早已预谋好了的!还有多少个廖梦君,是我们所不知道的?谁能保证,像廖梦君这样的冤案,在中国再也不会发生了?

■著名政论家夏小强:在中共当局媒体喉舌中的一片“盛世狂欢”的歌舞升平的幻象中,在苦难深重的中华大地,不知道还有多少像廖祖笙先生这样的爱国者在忍受着地狱般的煎熬?从廖祖笙先生一家人的遭遇中,也让人们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也让人们明白了在中共的“和谐社会”,容不下一个真正的爱国者。

■网友zczpza:在广东、福建、广西,养儿传宗接代之风,比之它地愈甚,残杀廖梦君,这是刽子手们“我叫你断子绝孙”最狠毒邪恶的报复。在狂叫 “和谐”之年,如此丧心病狂,已超出眼前所见公权为刽子手们作伥境地,可以设想,事发之初,就有公权谋划于中,凶手施暴于后,互为呼应,方可解释廖先生博文被一删再删,论坛禁声,媒体无影,上诉无门。

■广东作家胡迪:曾经读过某国的传奇历史,听说贵族也是由流氓演变而来的。我就不明白中国的流氓为何成不了贵族?!就算廖君兄得罪了诸君,那是廖君兄自己的事,他可以为他的言行付出他应付的代价,又何必让他绝后?!

■著名政论家黄康:廖梦君的死不过是异议人士受迫害的冰山一角,几天前,高律师的爱人耿和又在首善之地被国安打得面目全非,不仅如此,高律师的子女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我们党常说,在他们统治的今天是前所未有的盛世,中国人民的人权状况是最好的时期。可是,现实折射出了过去连坐和株连九族的暴行。为何在中央一直强调依法治国的今天,地方政府还敢如此置国法政令不顾,大量制造冤假错案。这又做何解释?在这里我希望中央能对此高度重视,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作家廖祖笙:幕后迫害的操纵者无所不能,无法无天。对“不作恶”的谷歌尚且能不时操弄,何况于百度。在那个早已没有了坚挺脊梁的搜索引擎键入我的名字,在显要位置长期搜出的是《廖祖笙还活着吗?》,几篇5毛写的烂文章也一直被“重用”着,现又多了“廖祖笙死了”的搜索热词……这已不是用邪恶所能概括。国家恐怖主义是人民无法免于恐惧的源头,同时也是兽群本性的充分自我暴露。就是灭了我的九族,甚而把半数的亡国奴给杀了,也漂白不了这起令人发指的惨案,更震慑不出匪帮所想要的结果。时至今天,还用去追寻什么真相?真相已然大白天下!若策动谋杀的不是你中共,那么责令相关方面将案件全面公开,公事公办,严惩相关责任人,对你这个党来说,会有哪样不妥?能有什么损失?蛇鼠一窝,且连惨烈遇害的小孩,你们都要欲盖弥彰加以蹩脚构陷,这也能算是公平、正义和法治?这也符合你们一向极力标榜的“伟大、光荣和正确”?

更新于2014年1月1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74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042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